lightroom@忙工作

低調的夜班人士,沒更新大概就是在忙工作或恢復HP/MP(休息)中。
本命是岩融,刀劍創作沼ing

 

無題


* 放飛自我


* 真的很想試著寫點什麼出來,但想了好久就是沒有中意的梗(滅)

* 第一人稱(女審神者)

* CP是近侍刀x女審神者(跟我自己設定下任何一個故事線裡的審神者都沒有關係)

* 沒頭沒尾的短篇

* 日常清水

* 自我流的搞笑(?)




當我醒來的時候,明明時序是夏季,房裡的空氣卻很舒適涼爽。

沒有睡醒後慣例的偏頭痛,整個人窩在暖暖的大被窩裡,雖然有點窩久了的微熱,但還是舒服得讓人想再睡回籠覺…

「哦、早安,主!」

被窩上方傳來了超有精神的招呼,嚇得我立馬清醒:我很肯定我睡著前完全沒有人在旁邊的!他什麼時候回來的!我到底睡了多久?印象中睡前我正在邊吃午餐邊批這禮拜的報告書山,時間可能是下午一兩點…不對現在這姿勢我是不是應該……為毛我都醒了他還把我抱那麼緊……

大概是我的表情太傳神了,近侍刀大笑著一邊用手揉我的腦袋哄我,一邊把我睡前批到一半的報告書山做個簡單的整理跟審閱。

「那個…我睡了多久?」

「兩三個小時左右吧。」

「…完了…我睡那麼久嗎…」

「?累了就睡很正常啊。」

「才不是呢…我睡太多的話晚上又要睡不著了啦…」我懊惱地用雙手摀著呻吟,自己的身體狀況畢竟自己最清楚;先不說本來就有點失眠症,要是把本來的生理時鐘弄亂的話,後遺症很麻煩的啊…

大概是瞧不懂我為什麼對此抱頭呻吟,近侍刀倒是很直接地提出:「如果主晚上真的睡不著的話,做些容易入睡的事情不就好了?」

「……」

我才不要回話,絕對不能回話,從出生到現在閱歷了無數的少女漫畫跟言情小說還有小本子…我不會上當的!

…不、不對,我不能把人家想得那麼那個!除此之外不是也有數羊跟喝熱牛奶之類的嗎…

趁著我腦內戲碼(?)非常豐富的時候,疑惑我不知為何突然安靜下來的近侍刀已經把桌面整理得差不多了,他把睡前被我隨便推到一邊的餐盤拿過來,問我還有沒有要繼續吃。

「啊我要吃…我只是睏了所以就先放到一邊…」

餐盤裡面還剩下大概兩三口的份量,讓別人看到這個真是不好意思;我知道廚房拿給我的份量已經有特別減少了,但我還是沒辦法一口氣全部吃完,總是得吃、休息、吃完。

結果近侍刀不是鬆手讓我去吃,而是直接把餐具拿給我……

「……近侍先生。」求放開我,我說。「這裡有桌子。」

「嗯。」

他倒是一臉怎麼還沒吃的疑惑。

饒了我吧!我就算再懶也不會捧著碗窩在男…呃不對、是刀…所以應該是…窩在近侍刀的懷裡吃飯好嘛!

「那個…這個姿勢吃東西不太舒服…所以,你能不能…」

「哦哦!這樣,抱歉了。」然後他把我從斜擺正,仍舊沒鬆手。

…………算了我早點吃完早點脫身。

我把剩下的食物全集中在一個碗裡,雖然說剩下兩三口,但吃的時候依然覺得有點辛苦。

我一邊想著晚點請廚房再把分量減少一些,一邊忍耐近侍刀直盯著我吃的視線;真 的 是 非 常 不 好 意 思 呢…我知道在他眼裡我肯定就像個生活習慣亂七八糟的小孩子,雖然不甘心沒辦法一口氣吃完,但身為女孩子真的真的不能再給他看這一面了…

光忠煮的紫米粥好好吃…

之後我們在房前分開,看著他習慣性地低頭彎過梁柱,我忽然想起桌上那幾疊整齊的報告書,他幫我整理的樣子忽然跟他在戰場上狂妄的樣子重疊,使我忍不住抓住他的手。

我一直都知道我是個很糟糕的人。

生活不正常,性格懦弱,思考悲觀。

我知道他有時候會被我弄得得去找其他刀幫忙。

我知道他有時候會因為我而火大。

我知道我給他添了很多麻煩…


(即使如此…我還是想要他)


  8
评论
热度(8)

© lightroom@忙工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