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ghtroom@12/19前專心工作跟進修

低調的夜班人士,沒更新大概就是在忙工作或恢復HP/MP(休息)中。
本命是岩融,刀劍創作沼ing

 

刀女審主從關係逆轉

* 隨便寫寫

* 審神者岩融 & 脇差黑元

* 添上一些落落長的私設說明





【脇差 黑元】


「主公大人。」

「這樣放可以嗎?主公大人。」


那是隨處可見的一把小脇差,據說很久以前曾經是大太刀,之後因戰損而被磨短成了太刀並易主給前主的兒子;再後來,為了守護第一位也是最後一位的女性刀主,變成了再減幾公分就會歸列為短刀的脇差。*1

如同反應了那樣顛波的經歷一般,脇差女性的外表雖看似年幼,氣質卻十分沉穩。

「您這樣拿取東西順手嗎?主公大人。」

身形比所有本丸的刀劍都來得高壯的岩融,幾乎是一開始就成為了所有刀心中最強悍的審神者,處處依賴著他,而他本人理所當然地照顧著所有的刀。

岩融問過所有的刀劍吃得好不好穿得暖不暖,只有這個小脇差會反過來問他:


「因為主公大人比其他人都要來得高,所以東西放在上層的空間吧?不不我們可以拿梯子,一點都不麻煩的。」*2

「主公大人下個月的衣服也請這家訂製吧…沒有浪費啊,這是日常用品,您不需要屈就在現有的成衣上…」*3

「主公大人,廚房剛剛做好了點心,您要嚐點嗎?」*4


「這樣可以嗎?主公大人」


如果只是單純的照顧、幫忙家務跟送點心,所有的刀劍都做得到;只有這個小脇差最先注意到他在日常生活上的一些困窘,問的不是『您高興嗎?』,而是『您覺得這樣如何?』。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

用餐過後幫忙收拾的岩融一一將刀劍們的專用杯碗放進櫥櫃,忽然想起這個問題:他的杯碗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被放到了自己抬手便可輕鬆拿取的位置?

曾經只有他自己的杯碗被單獨擺放的櫥窗中,現在多了槍、大太刀以及薙刀的份作陪伴…當時是怎麼來著?

「嗯…這個高度不好拿吧?」

「可是將來這個本丸還會有其他刀劍加入」

嬌小的脇差以一種溫緩的方式軟性說服了自己高大的主人,站在小摺梯上將杯碗放進了較高的空間。

「比方說天下三名槍、還有大太刀們…依照刀長,如果她們的東西跟我們(指短刀跟一些脇差(黑元的杯碗是跟短刀擺在一起的)擺在一起的話,一定很不方便吧?所以就先請主公大人幫忙佔位,以後她們才知道可以放這裡啊…」

現在回想起來,那彷彿是非常遙遠的事情了;而事情也正如小脇差所言,現在本丸裡多了槍、大太刀跟薙刀,如果不是有預先留下了他的位置,她們的東西也沒辦法那麼順其自然、自然得像是理所當然般地進駐在這個櫥櫃裡…


「主公大人」

「主公大人」

「主公大人,怎麼了嗎?」


這是細微得近乎要沒有的--


「…哦哦、抱歉…因為太小了所以我又差點沒留意到呢!哈哈哈…」

「因為主公大人很高嘛。」小脇差回以一笑。「可是,沒有關係…我會待在您能看得見的位置,直到您注意到我為止。」


戀慕的碎片。


---------------


大概是一個「觀的眼要強,看的眼要弱」的老梗

在所有刀劍當中黑元是最不起眼也是最為平凡的一把脇差,但是比起自己的戀心,她選擇了審神者(岩融)的幸福,所以才有辦法留意到審神者(岩融)在日常生活間的一些困窘跟煩惱

*1 脇差經歷參考了青江跟物吉,順便一提黑元侍奉的剛好是一家三代:爺爺上戰場(大太刀)→爸爸配刀(太刀)→孫女護身刀(短刀/脇差)

爸爸過世後,爺爺將黑元磨短,當作遺物給了孫女(女兒)希望能代替著保佑;過去被磨短成古時候的短刀長度,後來在現代實際一量發現是脇差長度


以下這段設定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就寫了,請隨意跳過Orz

大太刀時期的黑元相當風華絕代(?),持有者是個戰略鬼才也非常有個人魅力,影響深遠以至於脇差黑元在戰略及兵力配置上時有一些相當切題的建議;而持有太刀黑元的是上一個主人的兒子,剛開始非常意氣用事(年輕小夥子咩),直到鑄成大錯後痛改前非,成為不輸給父親的少主(這個部分也有影響脇差黑元,但幅度比較小)。

成為孫女護身刀的短刀(按現代標準是脇差的)黑元,作為少主的遺物陪著第一位也是最後一位的女性刀主長大,並陪同出嫁,然而日子過得並不快樂,嫁後數年出家,接著染病急逝;不知為何兩家都同意將黑元供奉給寺廟,於是就這樣一路在寺廟裡直至近代作為歷史古物轉進在地的博物館中陳列。



*2  其實這是私人妄想   東西放在哪裡:早期的本丸刀劍們都是短刀脇差打刀,身高沒有一個超過審神者(岩融)XD 所以最一開始的時候大家的東西跟審神者(岩融)的東西都放在一起(比方說杯碗之類的),家務的時候審神者(岩融)當然也會幫忙,而黑元最先發現的就是:這麼大的一個人卻從來沒有絆倒或擋到嬌小的她們,為什麼?

然後她才發現審神者(岩融)其實一直都有在注意他自己的行動,因為知道自己太大會造成很多別人跟自己的不便,所以把自己先放在適當的位置以至於不妨礙到她們刀劍(比方說做家務的時候就專挑需要力氣活的或是活動空間比較寬敞的)

黑元因此而覺得審神者(岩融)非常體貼:被主人在無形之中照顧著,儘管那份體貼是開放給所有的刀。

同時她也為審神者(岩融)感到不捨:身為應該保護主人的刀,卻反過來主人被保護著…

那麼該怎麼回報才好呢?開始這樣思考的黑元既然沒有名氣跟神力,甚至不是主要戰力,那麼身為脇差她唯一能做的就是盡量不要讓審神者(岩融)繼續有那種時不時的困窘了;於是她開始反過來暗暗看顧著審神者(岩融),直到後期有槍跟大太刀(但依然沒有一把超過岩融的身高XDDDD)漸漸加入,這個困窘在為了配合槍跟大太刀的生活後才消失。

*3 其實這是私人妄想   訂製衣服:審神者(岩融)的穿衣喜好是日式和服(他本人也承認),但不代表他對西式衣服沒有興趣,只是礙於通常都沒有適合他的size所以往往都先放棄了,於是黑元就幫忙把尺寸跟相關事宜整理出來、做成一個將來不管誰接手都可以做的流程表,讓『訂製衣服』這件事情變得不是那麼勞師動眾,只要審神者(岩融)希望的話就能享受一下新衣服的樂趣(雖然只有偶爾XD)  

*4 點心這個部分是黑元看審神者(岩融)因過度勞煩公務所以身體略顯異狀,就偷偷做了可以舒緩狀況/補充營養(?)的點心

*5  不知為何後續發展的腦洞非常之大,有興趣的話可以點  繼續看Orz


  11 2
评论(2)
热度(11)

© lightroom@12/19前專心工作跟進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