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ghtroom@12/19前專心工作跟進修

低調的夜班人士,沒更新大概就是在忙工作或恢復HP/MP(休息)中。
本命是岩融,刀劍創作沼ing

 

刀女審主從關係逆轉:後續(腦洞)發展

* 我阻止不了我腦內萬馬奔騰的腦洞XDrz 讓我盡情地寫完它吧

* 該篇為刀女審主從關係逆轉之後續(腦洞)發展

* 前篇在 

CP是 岩融(審神者)→ ←脇差黑元(刀)

* 有另一個女審神者作為刀出場

* 大綱模式



【無銘槍 不知名立夏(對,就是蜻蛉切嬸的那位)】

(莫名覺得無銘跟不知名很搭配(?)…所以就這樣用了XD)


所有無功無銘之槍的聚合體,不知為何民間一直流傳著她的前主曾是一位將軍的忠心部下且英勇戰死的傳說,但至今依舊沒有實際證據可以證實這段故事。

來到審神者(岩融)的本丸後對脇差黑元的存在十分訝異,雙方似乎是舊識。

大太刀時期的黑元跟無銘槍的不知名立夏感情很好,兩把刀的前主既是主從也是互相把背後交給對方的戰友關係;後來立夏的前主因捨命護主而過世,立夏從此下落不明。



其實當黑元在自己的戀心跟審神者(岩融)的幸福之中選擇了後者的那一刻開始,黑元就注定了『在必要之時她可以為了岩融而犧牲自己』的可能性。

而她本刀(?)也不反對這一點,畢竟她已經不是大太刀或太刀了,對男性審神者來說並不順手,更何況本丸裡有那麼多美麗的、有名的甚至是具有相當強大神力的刀劍,作為脇差的她根本連萬分之一的機會都沒有。

這既是脇差黑元的最大絕望,也是她的唯一希望:正因為她認清自己的處境,才能全心全意投入在『如何讓岩融能生活得舒適』這點上,以至於岩融發現了這個小脇差對他的全心戀慕跟貼心,並為之動容……(可是如果正面問起的話,黑元只會回答「因為主公大人對我們非常體貼所以想回報您」諸如此類的話吧-v-r )(老梗)

而推了這兩人用力一把的則是無銘槍立夏。

在某次深入敵陣上,黑元誤判岩融對勝利的執著,打算用自己拚下去甚至沒有注意到岩融在叫她回來……就在命懸一線之時,是立夏持槍衝到黑元後面做掩護並取得險勝。

然後直接在戰場上打了黑元一拳XDDDDD

「不要開玩笑了!妳打算用死亡讓主人(指岩融)記得妳一輩子嗎!妳以為用這種方式取得戰功他會開心嗎!」

立夏一改平常慵懶輕浮的態度暴吼。

「我一直都覺得大概是小姐(指孫女)出嫁之後發生了什麼,所以妳才會拼命護著現在的主人(指岩融)…那個在戰場上流光飛舞的殿下(指大太刀黑元)去哪裡了!我們給了妳多少次機會妳就只能用這種方式告訴主人說妳愛他嗎!」

接著立夏在岩融跟黑元滿頭霧水、一干在場的其他刀劍拼命揮手暗示她不要說出來之下,面如死灰地宣布:

「主人他喜歡妳,而且我們全都知道妳喜歡主人,但不知道為什麼你們就是可以很神奇的錯開我們安排的機會、尤其黑元殿下您(立夏不自覺地使用了對大太刀黑元的稱呼)在這方面的直感真是神機妙算…每次都能成功逃離要不就是毀了那個大好機會,事後還居然能把主人的好感值加回來……拜託你們等一下回本丸馬上洞房謝謝然後譽是我的經驗值我吃了!」

於是一行人很尷尬地回本丸,只有立夏心平氣和地霸佔手入室最好的床鋪,然後再看著本來重傷的黑元因得到加速道具而能很快恢復。

在對方得令要去審神者(岩融)辦公室前,立夏提醒一句:「只有妳每次重傷一定會拿到道具…就像是主人捨不得看妳受苦,難道這樣還不足以證明他也愛妳嗎?」

即使機會就在眼前,也不願意相信自己可以得到嗎?

「…不是。」

不是『不願意相信』,而是…或許她在內心深處其實是『無法允許自己這麼做』。

立夏猜到了癥結,而岩融以審神者的身分安撫黑元的情緒,好好地讓她試著解釋自己的失常。

她曾經是在戰場上流光飛舞、聞名一時的大太刀,那份驕傲跟自信即使因戰損而被磨成太刀也沒有失去,可是…當年輕的少主因無知而鑄下大錯後* 1,黑元隨著少主悔改的同時將那份驕傲收起,安靜接受自己的太刀身分,然而最後她無法守護少主(指被敵軍打敗)。

盡了全力也無法護主、甚至再度被砍斷的她,被磨成了一個遺物,作為守護刃留在小小的姬君身邊…

如果無法保護男性主人的話,那麼就這樣作為守護刃、守護著女性主人身邊直到出嫁老死…或許才是最適合她的結局。

但黑元沒想到出嫁後的生活可怕得宛若地獄……接連兩次的失敗與女性主人直至死前仍飽受折磨的痛苦絕望,終於將這把曾經驕傲自信的脇差給擊垮,並從此留下一個巨大的陰影…

「……如果我保護不了少主的性命,作為守護的懷刀…我至少也得守護小姐的心才行!可是、」

「夠了!妳不需要這樣責備自己!」岩融阻止她繼續說下去,因為不管下一句會是什麼,那都勢必會傷害她自己。

「不要再繼續自己傷害自己。」

她無法守護任何人,這是黑元待在寺廟的那段期間裡最後所能想出來的答案;所以她很意外,自己會作為刀劍女士* 2被賦予人形、藉人之手被召喚出來…說實話…

「……我本來是想著、如果無法做一把守護的刀的話,不如就選擇成為一把專注戰鬥的刀就好…但是主公大人您實在是…」

即使她們犯錯失敗都不曾責備過、一直都是笑著引領她們,那份對她們所有刀劍都毫無保留的信任,彷彿要彌補靈力不足* 3似的寬大背影,更重要的是……

那麼大的一個人,居然為了避免給她們這些個頭小的刀劍們造成困擾,不時留意自己的動作…

第一次察覺到的時候她忍不住笑了出來,為什麼呢?明知道一點也不像,黑元還是把岩融跟前主聯想在一起,想起大將* 4的狂妄、少主的堅忍跟小姐的笑聲…即使無法作為守護主人的刀,那麼至少、能不能讓她在主公大人看不到的角落,默默地……

「…妳一直都是最棒的守護刀。」

岩融並不是沒有發覺到這把小脇差的體貼跟觀察入微,小脇差總是能在他最需要的時候給予支持跟援助,即使力有未逮也能默默陪著他一同渡過,不知不覺間彷彿自己被巨大的羽翼包圍呵護…

「守護刀所保護的不只是人的身體而已,從與妳相遇開始…妳是會在我最需要的時候出現,妳…知道我的心,而且成功地守護住了不是嗎?。」

所以,像今天這樣的事,不要再有下次;岩融牽過這個因為讚美而渾身僵硬、既緊張又滿臉手足無措的小脇差,在那雙因手入完畢而光潔細柔、數小時前卻傷痕累累的手上烙下親吻。

「我最愛的刀,是妳啊…」




*1 這裡的鑄下大錯是指,太刀時期的黑元主人(少主)意氣用兵,結果讓立夏的主人不得不拚上全力守護少主(其實就是收拾現場)並以相當怵目驚心的方式結束性命;少主因此痛改前非,一直覺得太刀跟大太刀沒什麼不同的黑元也自責自己失去了最好的親友(立夏就此失蹤了),於是跟著收起了過去的驕傲,認份作一把太刀。(我想這應該是不管哪種漫畫小說裡都會有的老梗…很痛的…梗Q_Q)

*2 因為這是主從關係逆轉,所以是刀劍女士:3

*3 岩融的審神者人設:寺廟出身,靈力中等(三花)的審神者,身材比一般常人還要高大,性格豪邁。

*4 大將是黑元對持有大太刀時的主人的稱呼


  7
评论
热度(7)

© lightroom@12/19前專心工作跟進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