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ghtroom@12/19前專心工作跟進修

低調的夜班人士,沒更新大概就是在忙工作或恢復HP/MP(休息)中。
本命是岩融,刀劍創作沼ing

 

對對方說「Honey/Daring」之後的反應

* 練手感ing

* 兩個自家女審神者出沒



以下正文:



1.岩融嬸(岩融x黑元)


「…那就…」

黑元有點意外平安時代的對方會知道這個外來詞彙,不過既然他想聽,那也不是不行。

「Da、Daring?」

帶著一點疑惑的語調喊出來的音節,說羞怯是有那麼點羞怯,語氣也有到位,但怎麼聽就是有股莫名的…一絲絲奇異的違和感?

先一步理解岩融臉上的表情,黑元笑說。

「可能是感情沒放進去吧?畢竟在我那個時代…嗯,應該是住的地方不同的關係吧?我那邊可能這樣說比較動聽…」

纖指搭上寬厚的肩胛,他依勢傾身,她附耳低語。

「My stweety boy」*1

那彷彿是從比黑夜還深的幽淵裡傳來的、世界上最動聽的愛語。



2. 蜻蛉切嬸(蜻蛉切x不知名立夏)


「Ho~ney」

「是!呃……是要蜂蜜嗎?」*2

呆頭,本來準備好要欣賞對方面紅耳赤的立夏立刻忍住翻白眼的衝動,她早該料到武將如眼前槍是不太懂這方面的情趣的。

「對對對,蜂蜜…」

裝作沒事人般地喝了一口綠茶,眼角餘光瞥見對方站起的身影。

「用來配茶嗎?那麼請稍後…」

毫無預警之下被溫熱的氣息所包圍,落下的低語充滿了從未見過的獨佔欲及強勢。

「我的立夏」*3

「………////////!!」



*1 「My stweety boy」:也許拼錯了,不過說起來,我看到這題只想到這句,對我來說是這句比較有殺傷力啦XD"

*2 「我的立夏」:我的OO,基本上是滿常見的老梗,我也很喜歡這樣的稱呼

*3 我覺得經常暗中精進自己的蜻蛉切應該是知道外來語的,只是反應慢了一點(所以一開頭的反應是真的不解,然後看立夏裝糊塗才懂不是在說真的蜂蜜,而是情侶稱呼)


  4 2
评论(2)
热度(4)

© lightroom@12/19前專心工作跟進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