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ghtroom@12/19前專心工作跟進修

低調的夜班人士,沒更新大概就是在忙工作或恢復HP/MP(休息)中。
本命是岩融,刀劍創作沼ing

 

隨筆

* 8月的小龍鍛刀墬機文 當天聽到他開門語音我還想說該不會真有機會鍛到,墬機後想想他大概只是來跟我打個招呼XD 畢竟貌似是喜歡流浪旅行的刀XD 好啦有聽到開門語音也挺開心的我要知足XDD

* 內含三位刀男的長期留守後御迎之台詞(有修改)

* 內含自己對岩融的長期留守後御迎台詞之個人想法

* CP一樣是岩融x女審神者(跟我筆下任何一個故事線的審神者皆毫無關係)

* 因為把兩個主題(小龍鍛刀墬機跟岩融的長期留守後御迎台詞)分開的話篇幅會很短,所以乾脆就寫在一起了

* 有些流水帳

* 20170919 把角色OOC注意給刪除了(吃飯的時候再看了一次覺得應該是還好...也許我不該熬夜寫文Orz 寫完智商大概只剩下10%了Orzzz 我應該要對自己寫的東西要有點信心,嗯,要有自信(挺胸)




那天她回去本丸的路上,忽然被個人喊住問話。

來者是個氣質飄然又帶著文雅的男人。

聲音很好聽。

單純的應答裡隱約透出風趣且不會讓初次見面的人尷尬的氛圍。

他說他是個正在尋找某個人的旅人。

那麼在談話結束的時候,應該要祝福他旅途順利還是祝福他能找到想找的人呢?她想了一下,決定還是這麼說。

「…但願你…」



在肉眼可見的距離內,她瞥見小小的長髮短刀正一跳一跳地在本丸大門前玩著一個人也能玩的遊戲,然後在查覺到她的目光時以飛快的速度衝上來抱住自己。

「歡迎回來!主!」

「我回來了。」審神者一邊接住撲個滿懷的小天狗,一邊摸摸揉揉他的長髮跟臉頰。「看家辛苦了,今劍。」

「主也真是的、去了現世好久才回來!」*1

面對小天狗一臉委屈跟誇大說詞,很快便明白對方想撒嬌,原本僅是回去現世幾天天好處理一下事情的審神者沒有多加言語,反手摟著小天狗又是對不起讓你等又是等等一定陪著今劍等諸如此類的話哄到他心滿意足為止。

「啊、主回來了啊…」提著掃帚的加州清光循聲而來,在視線交錯的瞬間似乎有一閃而過的安心。「太好了…我還以為…」*2

「以為?」審神者放手讓撒嬌夠了的小天狗活活潑潑地奔進本丸內把審神者回來的事情通知給其他刀劍,一邊提著行李一邊跟著加州清光的腳步慢慢往內走。

「沒有…這個我來拿吧。」

「謝謝,對了這一包裡面我有買你說的那個哦,就是之前你在流行雜誌上跟我說的…」

「真的?」

「嗯,等一下回房間的時候我拿出來給你看。」

一刀一人交頭接耳,笑語不斷。



稍微整頓了一下行李、與加州清光分享禮物跟本丸近況、接著又繞去主廳跟廚房打聲招呼跟幫忙晚膳後,按照那把薙刀性格,原本以為他應該會很快主動出現在自己眼前,沒想到她下午回來到現在接近傍晚…居然還沒看到對方…

從(可能繞完本丸一圈又跟其他短刀們一塊玩回來的)小天狗口中得知對方於審神者不在本丸的期間內養成了呼呼大睡的習慣、現在可能還在房裡睡覺的情報,審神者眼看接近晚膳時間,乾脆拿起要給對方的伴手禮,趁著大夥們忙著準備佈菜跟擺盤,悄悄從本丸中鮮為人知的小路繞去大薙刀的房間。

她真的沒有想過他會是這個反應。

藉著落日最後一點的餘暉,審神者站在紙門半掩半開的房前,躊躇了會後無聲無息地踏了進去。

「岩融。」

她低聲喊著躺在疊蓆上鼾聲微微的薙刀,將伴手禮放到一旁。

「岩融,醒來吧。」

審神者挨著對方坐了下來,傾身呼喚。

「我回來了唷…」

一個輕到近乎沒有的吻,卻像一個開關,讓大薙刀自覺地從睡夢中清醒過來,並在意識矇矓的當下很快地確認到審神者的存在,甚至開心地將她一把抱住。

「哦哦、回來了啊主!」

「嗯,我回來了。」

多少有點像是在跟小天狗對話的感覺,只是對象換成了體型巨大的薙刀,審神者反而變成了被抱在懷裡的那方;他們才剛交換完幾句稀鬆平常的對談,大薙刀忽然一臉疑惑。

「主…回來的路上是不是有遇到什麼?」

「咦?」審神者愣了一下,自稱旅人的先生身影忽然閃過眼前,於是她一五一十地把稍早之前的偶遇全盤說了出來。

大薙刀聽完倒是有點眼神意外。

「…『不管到哪裡都有地方可以為你遮風避雨』?」

「不好嗎?」審神者這邊反而動搖了。「能四處旅行看看世界是很好啦,只是我覺得人應該也有累的時候,出門在外…如果有個安心休息的地方最好了,所以這樣的祝福比較實用吧?畢竟休息才能走更長遠的路…等等、你在笑什麼?」

看著兀自掌臉大笑的薙刀,審神者更加百思不得其解,但她才剛想追著繼續問下去時,卻被對方親暱地摟緊蹭臉,然後用著主不在只能睡覺頗沒意思、早點安排出陣等之類的話給轉移注意了。*3



應該是她想太多了吧?

在無人的當下悄悄與薙刀牽手步往主廳吃晚餐的審神者心想,十指交握的掌心溫熱,比方才在房內喚醒對方時碰觸到的體溫還要高。

沒有最重要的人的世界,睜著眼睛保持清醒,一分一秒都是折磨。*4

所以不如沉睡、讓時間快轉,直到…

「那麼明天的出陣就如你所願,排第一個。」

「哈哈哈哈哈!好啊、就讓我好好狩刀一場!說不定還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穫…」

林影密布,只有燭火照明的屋簷陰影下,大薙刀總是笑彎的嘴角悄悄露出尖牙。

「……比方說旅行的刀…」

「嗯?」

她仰頭看著對方,順從地閉眼迎上大薙刀湊過來的吻。

應該…是她想太多了吧…



*1*2*3 皆是該刀男的長期留守後御迎之台詞,全都略有修改

*4 其實我覺得應該,不可能吧……但我第一次聽語音的時候,的確是這個感想b一定是我多想了一定是Orz

* 其實真的是個人臆測bbb 通常、通常比較常見的情到深處,或者說,相思成疾,之類的,比較常見的外部反應是清醒的狀態(大概就是那種……呃,廢寢忘食、整個人消瘦得猶如風中殘燭般?)

不過也有沉睡的狀態,這個我就很少(在言情小說)看到過……沉睡狀態就是本篇中那句『睜著眼睛保持清醒,一分一秒都是折磨。所以不如沉睡、讓時間快轉,直到(你我再遇的日子到來)』

其實我真的真的覺得是我想太多b 但只要一想到這個招牌動作就是大聲歡笑跟豪邁的角色,居然是用睡眠的方式度過審神者(玩家)長期不上線的時間……我就覺得毛骨悚然(就好像你看到最親近的親朋好友忽然行為反常了一樣)

就算是我誤解也沒關係,衝著這句長期留守後御迎台詞我就算再忙也要每天上線開遊戲直到最後

  3
评论
热度(3)

© lightroom@12/19前專心工作跟進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