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ghtroom@12/19前專心工作跟進修

低調的夜班人士,沒更新大概就是在忙工作或恢復HP/MP(休息)中。
本命是岩融,刀劍創作沼ing

 

夜前月下



* 九月祭品文(題目是酒醉/喝醉酒)兼追兔之里活動脫出文,實在是因為我沒體力跟腦力連寫兩篇文,可以的話就讓我一篇作結了謝謝Orz

* 新景趣的月亮真漂亮,活動地圖的兔子好可愛XD 大家的新語音也好可愛XDD

* CP是岩融x我家女審神者(黑元)

中間 3.段 R15注意

* 其實我只想寫藍紅黃白月(ry


1.

主君少見地對自己的發言感到懊悔了。

原本只是有些遺憾,聽說時之政府新闢的虛擬戰場『夜之里山』貌似有兔子出沒…也不知怎麼的就忽然很在意這件事情,跟著去探山的隊伍一塊去了山裡幾次卻不見兔影後,開始有些無精打采,對探山收穫都有點提不起精神,結果就是,她(好像)在不經意的狀況下把這句話說了出口。

「……『夜之里山』真的有兔子嗎?」

所以事情就這麼開始了。

最初是隊伍尾端的不動行光先拉住了她,走在最前頭的長曾禰跟岩融交頭接耳一陣後便各自走遠,過了一會,就著依稀的月光,主君看見了小巧靈活的動物影子跳出草叢、在山路上奔馳而去。

她當時的神情被岩融這麼形容:眼神閃閃發亮。

於是第二次變得有些粗暴簡單,與有些勞累的不動行光跟長曾禰而更換上來的小烏丸及日本號一樣也先拉住她,長谷部則是領先走到離他們稍微有些距離的位置,轉頭回望的樣子貌似是在等待……

她還沒反應過來時,先預留在後頭的岩融便動手;巨大的薙刀在空中大肆揮舞、一閃一閃地反射月光,接著直劈地面,那力道大得甚至連有些距離的主君都稍微被震得有些重心不穩,還是小烏丸及時扶住了她……好讓她能被從後衝上來的岩融一把撈起扛到肩膀上繼續跑。

這絕對是串通好的!完全沒料到事情走向會是這樣的主君本能地抱住身邊最近的東西--岩融的脖子--慌亂且失去冷靜地喊著對方詢問到底發生什麼事。

「哈哈哈哈哈!主上不是說了嗎、這次不是狩刀,是狩兔!」

「我沒那麼說……呀啊?!」

奔跑時突如其來的失重讓她尖叫出聲且閉眼緊緊抱著對方不放,還是(可能)跑在另一邊的小烏丸柔聲勸她後才敢小心翼翼地睜開。

整個隊伍呈現一個三角狀,跑在最前面的是長谷部,直接跟在後面跑的是岩融,然後護在左右(有時忽前忽後)是小烏丸跟日本號;主君本來還有點不明白為什麼是這種陣形,直到日本號提醒她才發現長谷部並不是單純在前面引路……

小小的、長耳朵的動物身影在前方躍動奔跑,並轉眼即逝。

第三次、第四次跟第五次也是如出一轍的戲碼:最後面的岩融先使計將兔子從藏匿處逼出來,讓走最前面且同時腳程最快的長谷部鎖定追上後,岩融便一邊扛起主君一邊後頭跟上,日本號與小烏丸則視情況做探查四周抑或護衛的任務。

「對不起對不起我錯了!『夜之里山』真的有兔子!拜託不要再扛我了!!」

連續被當沙包扛著走的主君終於化驚嚇為力量地在最後大喊求饒,成功地把大薙刀逗得哈哈大笑,停止了這一連串的(驅兔兼)追兔行動。


2.

「都是因為主上什麼都不說…(嚼嚼嚼)可是卻每次都跑來問…啊嗚、嗯嗯~糰子好吃好吃!」

「這樣啊…」

小心翼翼地將甜蜜小巧的糰子送入今劍(本次行動的策畫首腦)口中,主君一臉歉意,然而說起來,她也沒想過自己會把期待看見兔子這件事情看得這麼重要,甚至到了連旁人都察覺的地步。

「是-哦,所~以~啊~(張嘴)」

她同樣小心翼翼地將糰子餵到加州清光(本次行動的第一贊同刀)嘴裡,默默覺得一打一短同時因甜食而笑瞇眼角的樣子非常可愛。

「稍微把想要的東西說出來也沒關係,主上就是太緊張了~這種程度的話大家都會願意幫忙的~」

這種程度、嗎?

看著一打一短讓屋外的其他刀們叫去吃只要出夜戰就一定會有的夜消,主君稍微迷惑起來;她並不是沒有想過遇到困難要請他人(刀?)幫忙,只是……

『想看兔子』這件事情畢竟算是她個人的私心,再說兔子這種生物的特點就是靈敏迅速…如果真的開口讓本丸的刀劍付喪神們幫忙……

不久前還被扛在岩融肩膀上山跑的記憶跟感受又重新流入腦海,主君噗地一聲笑了出來,明明當下既狼狽困窘又飽受驚嚇,但像現在這樣事後回想起來居然覺得十分好笑,使她又忍不住一個人在房裡繼續笑,直到岩融拎著賞月酒找過來喊她幾次才方歇。

說起這件事情,從頭到尾負責驅兔跟扛她的岩融倒是很樂,就連最後主君投降要求被放回地面,他還不太想放手,抱著硬轉幾圈才肯放人。

「真是被你們聯手嚇到了…」

止不住的笑意讓主君不自覺地在給對方斟酒時面帶笑容,為平時的嫻靜增添了些許明亮柔美,像是蒙塵的寶玉重獲光芒時的閃耀…

「…主上的反應倒是令人意想不到啊。」

沒有錯過對方這一瞬間的表情變化,甚至因此浮起憐愛之意的岩融低笑著,主動吃下主君送上來的糰子並婉拒其他份額。

「不喜歡嗎?」

「哈哈哈哈哈!不、主上的好意我已心領,但這玩意跟我相比實在太小了,還是讓給短刀們吃吧!」

語畢他又啜飲了一口,入秋後的夜風自屋外往內吹拂,正好讓坐在最裡面的主君聞到了酒的清香與皮革的新味;此時的岩融還沒完全換下戰服、只是把外面那層的紫色袈裟脫了,或許還換了副手套過來…

她略略抬高視線,雖然視野大半都被眼前的大薙刀所遮去,但還是能清楚看見屋外的高空正好明月閃耀,皎潔圓滿的光輝透進屋內、如發光的粉塵般灑落在黑白相間的法衣上,意外襯托出一股與平常不同的高潔氣質……她的呼吸為之一凝。

「這個表情不錯…」

僅僅數秒之間的恍惚,回神過來時自己跟岩融的距離被拉得好近,她在對方的眼裡看見了前所未見的溫柔愛意;岩融低聲問著接下來想怎麼做時,她忘記言語,只是微微啟唇、朝著對方將手探出去。



3.


(以下R15注意)


(我再換一種(氛圍的)寫法嘗試,雖然,大概,看起來會,超級,文藝(滅)




「…嗯…」

世界在不知不覺間變得非常安靜,主君甚至有點想不起來彼此是怎麼將衣物解開、自己又是如何順從地隨著岩融的誘導而伸展肢體。

她依稀還記得紙門並沒有闔上、可能隨時都會有其他刀經過這裡,但只要一觸及到對方飽含愛意的眼神,她就再也想不起所有的一切;取而代之的是,猶如置身於暖水之中、令人倍感安心的氛圍,遊走在身上並支撐住重心的大手……即使明知自己被擺弄的樣子在旁人看來會是如何羞恥,也會很快忘記,在主君的腦海中唯一剩下來的是…

想要『他』的一切。

這個想法使她的體溫不受控制地攀升,並依岩融給予她的快感一次又一次地呻吟顫抖,從最初的緊抓到最後彷彿融化了般地仰躺在對方的臂彎中喘息。

但又很快的,她被岩融拉了回去,灼熱的氣息伴隨著酒的味道跟糰子的甜膩竄進主君嘴裡,而且紊亂得有些讓她呼吸不過來,努力用著軟癱的手腳擠出僅存力氣,才拉開幾公分又馬上被硬按住腦袋吻回去。

「…妳會這樣撒嬌,還真少見…」

「…咦……呀啊、」

好不容易重獲氧氣,在意識恍惚之下主君以為自己聽錯,但順著撫摸的大手將視線望出去……岩融的神情讓她一時什麼都說不出口,只能在下一秒被動地配合對方的動作…

那是揉搓著情慾、侵略性、愛意、妖異跟『男性』的表情。


4.

春宵一夜而天尚未亮時,睡夢中的主君忽然清醒過來,映入眼簾的正好是即將西下的隱沒之月。

她迷迷糊糊地出神望著,過了一會才意識到自己赤裸地枕在岩融起伏性感的胸口,被覆蓋在身上的衣物與對方的體溫包圍著;由於肌膚緊貼,她不僅可以清楚地察覺岩融的呼吸跟脈動,岩融也能從主君呼吸的變化提早察覺到她要醒來,以至於能適時且體貼地將飲水盛在手裡遞了過來。

那距離如此接近,主君只是微微抬頭即能就口飲下,然而情事過後的乏力跟口渴讓她喝得過急,導致清水溢出了嘴角,然後被將一切都看盡眼底的岩融用唇舌舔拭乾淨,還順勢吻了吻她被水滋潤過的嘴唇。

「……酒的味道…」

「因為只有一個杯子。」

大概是誤把她的描述當成埋怨,岩融拍了拍她幾下,旋即再用同一個杯子給自己添酒。

「…我並不會喝醉。」不如說,要是真能醉了就好;主君試著挪動疲累無力的四肢,在對方用另一隻手幫忙下把自己調整成一個不太容易入睡的姿勢。

雖然在岩融看來她的舉動跟快要睡著沒什麼差別。

「…我在很小的時候看過藍色的月亮,也看過血紅色的月亮跟金銅色的月亮…」

「嗯。」

凝視著即將消失的月,主君回想起稍早之前被月光喧染的大薙刀身影…令她瞬間心思為之動搖…

「但是……今天的白月,我覺得是最漂亮的…」

聽的那一方微微頓住,然而說話的這一方早就先行入夢,惹得他只能低笑。

藍月、紅月、金月以及白月嗎?

作為刀劍付喪神被召喚出來至今所度過的時日明明短暫,現在反首回想作為刀物的過往卻遙遠又清晰;他跟隨前主見識過的一切,千年前與千年後的時間讓世界的變化過於巨大,然而…

「…若是千年之後能遇到像妳這樣的孩子,我也覺得可以了…」

一下下撫摸懷中沉睡的主君同時,岩融看著在空氣中隱約浮現飄動的霧黑,無聲無息地笑了。



* 稍微增修了一下,覺得不把新景趣帶來的感想寫出來就好像沒完成似的(月亮真美啊)

  5 4
评论(4)
热度(5)

© lightroom@12/19前專心工作跟進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