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ghtroom@忙工作

低調的夜班人士,沒更新大概就是在忙工作或恢復HP/MP(休息)中。
本命是岩融,刀劍創作沼ing

 

真贗之差

蜂須賀贏過長曽祢的初期數值是,隠蔽(1)機動(5)必殺(1)

審神者有一點腹黑


_____________



「如果怎麼樣也說不明白的話,那就讓我親身演示一下吧,真品跟贗品之間的差異。」

長髮飄逸的刀劍付喪神緩緩拔刀,眼神一凜,下一秒就朝對面身穿白羽織的刀劍付喪神展開攻勢。

原本以為首攻的一方會採取快速凌厲的模式,但到雙方互不相讓的中盤才發現這是有技巧的引誘;在實戰中,生存值越高的確越能熬到最後關頭以便取勝,但就論攻擊來說…有時候,只是差了那麼一點,速度上就能拉開很大的距離。

「…你果然有本事。」敗在意想不到的地方上,長曽祢只能露出服輸的苦笑。

「話雖如此,但很不愉快啊。」蜂須賀看都不看他,只是將本體收了回去,花點心神平復自己的儀態跟呼吸。「雖說是不得已,但在贗品的面前展現這些技巧…就算贏了也是輸了,因為你日後肯定會想辦法竊師。」

「嗯…那還挺難的…」

「呿!」

蜂須賀轉身面向佇立在他們面前觀戰的審神者。

「這樣您應該明白了吧?即使只是差了一點…真品跟贗品終究還是不能相提並論的。」

審神者看了他又看了看後面的長曽祢,勾勾手指叫蜂須賀貼近自己一點,而他也照做了。

「你是不喜歡實力比你高強的贗品…還是不喜歡讓無辜的贗品成為你的砲灰?」

蜂須賀呼吸一滯,但審神者的話語彷彿具有魔力,迫使他不得不繼續聆聽。

「我倒覺得在這點上,你弟弟比你實際多了…難得有個實力不容小看的贗品,那麼就算只是掛個名也好…用毫無價值的兄長名分拉攏這樣有能的人才,替自己開路,為自己賣命,又有什麼不妥呢……」

浦島他才沒有這麼想過!蜂須賀想這麼反駁,但聲音卻卡在喉嚨裡怎麼樣都發不出來。審神者也好似覺得夠了地將他推開些,偏頭對著長曽祢吩咐。

「嘛、就是這麼回事囉大哥,這次政府新發下來的那個虎徹任務,願賭服輸,我帶蜂須賀跟浦島去了哦。」

「勞煩主了。」

長曽祢笑說。


  2
评论
热度(2)

© lightroom@忙工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