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ghtroom@12/19前專心工作跟進修

低調的夜班人士,沒更新大概就是在忙工作或恢復HP/MP(休息)中。
本命是岩融,刀劍創作沼ing

 

宗三左文字去修行的想像故事

假設所有刀劍男士都是去前主的身邊修行,那宗三的修行...嗯(遠目)

有點曖昧的主宗,或是主&宗

男審神者


_______________



宗三左文字啟程的那天,陽光裡瀰漫著適宜的氣溫,還略略帶著一點溫暖的濕度,讓人打從心底覺得放鬆。

身為審神者、被稱為主殿的男人沒說什麼,只是堅定地握著他的手,一路陪到門口。

修行這件事情是宗三主動提出來的,然而,對於這件事情,主殿似乎在一開始有點驚訝,卻又二話不說地幫他備好一切安排,甚至有一點刻意地,仗著審神者的名義,排開江雪跟小夜,獨佔了最後陪行的時間。

「這樣好嗎?讓籠中鳥擅自飛出去…」

「…我也說過很多次了,你的籠門開著,要飛就飛。」

這種籠中鳥的揶揄話題,他們曾經無數次地談起,而主殿每一次都會這麼回答:你是自由的,沒人關著你。

所以……

「呼呼、開玩笑的。」宗三少見地在陽光底下露出不帶一絲陰鬱的笑。「我最後只能回到你這裡的,那麼,我走了。」

「……」

主殿並沒有放開手。

宗三看著他。

還有話沒有說完。

「去吧,然後好好地回來。」這是主殿未曾在任何一把刀面前吐露的、極為溫柔的,只留給宗三左文字的愛語。「我可以猜到你要去哪裡…所以,我會一直在這裡等你回來。」

只是這樣簡單不過的話語,卻重重地擊在宗三的心上,眼前想起來的全都是他們之間的回憶。

他曾經在最初降臨時,對跟那個男人有著相同氣息的主殿感到畏懼,以為未來會是接續過往的地獄,但之後的相處跟對峙、還有每每主殿氣得忍無可忍卻又看了他一眼後而嘆氣的放任,完全打碎宗三對主殿最初的印象。

就是這樣的主殿,讓他開始思考,並且得到了一點點的勇氣,想要回頭將不願回首的過往,重新用自己的眼睛再看一次。

然後現在…他發現他無法用任何言語來描述這一瞬間所湧上的情感…

「…我知道的…」他說。「不論我發生什麼事情…你都會等我回來,然後將我放在身邊吧…」

這是第一次,宗三左文字在人類的手上,找到了屬於自己的歸屬。


_______________



其實是半夜玩線上測驗,丟了自家男審神者下去後,看到結果徹底爆炸的產物(ry


明明知道這個測驗只是單純地在離別這個範圍內涵括了幾個常見詞,但看到結果感覺超吻合的啊Orzz



「さあ、いっておいで。ちゃんと帰ってきてね。」龍はそう言って愛しいひとを突き放した。かすかに、瞳が揺れる。「待ってる。ずっと。」…降りだした暖かな雨が、零れ落ちた声を掻き消していった。

https://shindanmaker.com/584650


  14 2
评论(2)
热度(14)

© lightroom@12/19前專心工作跟進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