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ghtroom@12/19前專心工作跟進修

低調的夜班人士,沒更新大概就是在忙工作或恢復HP/MP(休息)中。
本命是岩融,刀劍創作沼ing

 

講個喪心病狂的故事設定

因為真的很喪心病狂(不是碎刀虐刀,虐審神者吧)加上後面很多設定上的問題我根本不知道到底怎麼收,所以先寫個大概


基本上就是個很奇特的刀劍世界觀


請慎入









請慎入bbb









大概是在距離刀劍世界的一百年後,有一天,神明不再降臨。

這個意思是,雖然每個審神者出陣或鍛刀都可以拿到刀,但是再也召喚不出刀劍付喪神;如此一來,每個審神者對於自己家的刀劍付喪神更為保護,因為一旦碎刀後就再也回不來了。


把審神者們依資源跟等級來區分,大致上分為:

能力強悍(靈力強)到足以讓刀劍付喪神出任務時保全他們的上階者。

能力一般、無法在任務中保護刀劍付喪神的中階者。

還有經驗不足的新人(下階者)。


神明不再降臨,就某種意味上來說就是裁兵源;一旦兵源減少,就無法與越來越強大的時間朔行軍對抗。

而時之政府對這件事情的回應是:新人依然可以召喚出刀劍付喪神,而新的刀劍付喪神也依然願意被所有審神者召喚。

但這個回應並沒有解決兵源問題(而且新的刀劍付喪神也不知道何時才會來),於是情況更加惡化:中階者當中,有人為了增加自己的兵源,想辦法在現世唆使更多的新人成為審神者,然後等他們召喚出差不多數量的刀劍付喪神後…強取豪奪他們的本丸跟刀劍付喪神。

也許是因為只有這種方法才能稍微舒緩兵源問題,加上多數者願意留新人一命,放他們回現世,所以時之政府也對此靜默不語。


故事主角是一個被朋友拉著成為審神者的新人(預設是女審神者),她的本丸跟刀劍付喪神被一位熱心幫忙她的前輩奪走,甚至還意圖想要殺她滅口,最後是幾個有點練度的刀劍付喪神聯手阻擋,她才有辦法逃走……

但是逃走後她能去哪裡呢?身為新人的她從未離開過本丸,不知道為何前輩要強奪她的一切,也對這個世界的事情不太了解,情急之下只能逃去最初陪著初期刀出陣時、偶然發現的一個廢棄本丸。

「這裡…好老舊…」

跟她的本丸不一樣,這個廢棄本丸裡所有的東西看起來都非常古老,但是不知道為什麼,當她踏進這裡的瞬間起。

空氣在流動。

池水無故從竹管中流瀉而出。

這個本丸的一切開始緩緩運作。

彷彿受到誰的指引,她走到積滿灰塵的主屋,用自己的靈力喚醒了沉睡在那裏的近侍刀。

近侍刀向她說明這個本丸的主人是活躍在一百年前的審神者(也是個女的),但百年前忽然不告而別,於是整個本丸的一切就停止了,時之政府也不知道為什麼沒有來處理,就這樣放了百年之久,直到她成為這裡的主人。

「…我並不是…」

「妳已經是了。」近侍刀說。「打從妳踏進這裡的那一瞬間開始,妳就是這個本丸的主人,即使妳想離開,我們都不會放妳走。」

「……我不會離開的。」想起自己之前的遭遇,她說。「我不知道怎麼回家,也沒有可以去的地方。」

然後她就向近侍刀說明自己遭遇的事情,近侍刀對此只表示『百年後的世界變化真大』這種沒心沒肺(ry)的感想。

「…你剛剛說我們,這個本丸裡還有其他刀劍男士嗎?」

「有,在別間,總共五十把,妳想看看的話我可以帶妳去。」自從百年前的原主不告而別後,這些已經被召喚出來的刀劍付喪神全因失去靈力而回歸於本體中,但他們的意識都在,只要被注入靈力,他們就能再次現形。

(也就是說主角得到一個本丸跟諸多刀劍付喪神)

「先等一下吧…你之前說,這個本丸的審神者不告而別。」她從看起來像是衣櫥的地方翻出舊而斂華的衣服,暗暗決定了一件事情。「你們平常是怎麼稱呼你們的主?」

「主上。」已經猜到對方意圖的近侍刀說。「我們稱呼妳為『主上』,妳就是我們的『主君』。」

「我知道了…那麼從今天開始,我就是這個本丸的審神者,而你是我的近侍。」

套上了前一任審神者衣服的她,決定暫時借用這個百年前的審神者身分,讓自己暫時消失,並決心要弄清楚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取回原本的本丸跟她的刀劍男士……然後,如果可以的話,她想要知道回家的路。


「吾等將成為主上的東西,任憑主上使用。」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然而!其實這個百年前的審神者,就是主角的前世,整個故事其實就是因為百年前發生了一件驚天動地(誰知道那是什麼)的事情,所以審神者才不得不離開,然後再轉世回來自己的本丸(ry


大致上就只有這些設定,更往後的我就想不出來了,看哪天會想到吧(ry

  13
评论
热度(13)

© lightroom@12/19前專心工作跟進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