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ghtroom@忙工作

低調的夜班人士,沒更新大概就是在忙工作或恢復HP/MP(休息)中。
本命是岩融,刀劍創作沼ing

 

刀與子

想寫這樣的一個場景

自家兩位審神者出現有(男審跟女審)

蜂須賀是男審(坎)的初期刀

長曽祢是女審(黑元)的刀(非戀愛)



(以下正文)



聽了旁人的竊語,她才明白這並不是突如其來的針鋒相對。

「…那個人也不是第一次這樣,畢竟很少看到第一線審神者*…大概是想趁機撈情報吧?」

「說起來他旁邊的刀是不是換了?上次我記得好像是鶴丸國永。」

「好像是…啊曬刀嗎?」

在區域性的審神者會議結束後,一名年輕氣盛的男審神者與坎吵了起來;其實這樣說也有些偏頗,因為實際情況是,對方不斷找理由挑毛病,而坎有一搭沒一搭的回應。

她原本以為,是因為在剛剛的會議上,對方被坎糾正了情報錯誤而感到不悅,沒想到背後的理由遠比表面上看起來的還要簡單…

「…帶著一把二花刀有什麼了不起!『蜂須賀虎徹』隨便都撿得到!我這把『三日月宗近』…」

年輕的男審神者一下子揚高語調,讓她有些不適地往後退了退。

「最近不是比較流行『數珠丸』*…」

「你跟誰學的啊。」

輕笑著將長曽祢的吐槽給一手拍回去,隨後黑元便看到坎對身側的初期刀耳語幾句;畢竟被點名的是自己的初期刀,想必是終於受不了而要出手了吧。

只見坎側身讓蜂須賀走上前,以拿捏得宜的距離佇立在雙方之間。

「確實,我『蜂須賀虎徹』於此處只是把任何審神者都能入手的刀,但在這世界之外,我是虎徹真品…」

在戰場上打磨出來的氣勢瞬間溢滿周遭,那是自信且狂傲、長期沐浴在勝利之中…強者的光輝。

「是眾所皆欲、每個男人夢寐以求的虎徹刀!即便今日對手是名聞的天下五劍,我也不認為我不具備相應的對戰身分!」

「胡說什麼你這破刀!你你你知道你自己在說什麼嗎?他可是『三日月宗近』…」

正確來說,是練度剛破三十的『三日月宗近』,即使用上好的裝備添飾,稍有能力的審神者也完全將其看得一清二楚。而另一邊被輕視的虎徹真品,則是練度達到最強,甚至還有點呼之欲出的殺氣…

孰強孰弱,已然揭曉。

就在局勢似乎一面倒向蜂須賀時,從頭到尾只是靜眼默瞧的三日月忽然大笑起來,一邊讚嘆又感慨自己高齡不如蜂須賀好戰好勝,一邊不著痕跡地將主人的言行兜成對自己不著邊際的喜愛。

「…這回就讓我認輸吧,但若有一日再聚…」

「必定與您切磋。」

這場看似風風火火的喧鬧,就在兩位刀劍付喪神心領神會的高層次對話下落幕了。

相較於天下五劍拉著主人的手有如爺爺牽著彆扭孫子回家此等溫馨畫面,坎這邊哈哈笑讚初期刀的模樣根本就是自信自大二人組,看到都不會想要承認自己認識他們的那種。

陪著黑元站場外的長曽祢傻眼。

「…我從來沒看過這樣的蜂須賀…」

「畢竟生的人不如養的人啊,完全可以看得出坎平常是怎麼教育蜂須賀的。」黑元微微苦笑,不知道想起什麼,又轉頭看向身旁的長曽祢。

「怎麼?」

「不,沒事。」

生的人不如養的人,黑元心想,但不管純真如笨蛋般高傲也好、笨拙地故作老成也好,的確都是審神者眼中最可愛的孩子啊…


___________________

*  私設定,坎是第一戰線的審神者,就是專門去未知時空領域追殺時間朔行軍,所以坎家的刀劍經常戰到碎,刀劍破壞跟遞補是家常便飯(是以每隻刀都殺氣騰騰)。

我的私設是,每次政府開放出來的新時空地圖,是由這些第一戰線的審神者以每一次戰鬥取勝後記錄時間跟地標,類似『以多個點戳成一張圖』的概念來出圈選一個範圍,接著再由政府開放這個已確認範圍(時空地圖),讓第二戰線的審神者們(黑元&白芳)進去清掃時間朔行軍。一旦確認時間朔行軍被掃到某數值以下後,檢非違使就會被政府派出,一邊自動進行殲滅時間朔行軍,一邊接管該領域的同時驅逐第二戰線的審神者們(有點像趕羊去那邊吃吃草,吃完回來這邊吃吃草XD)。


* 出自日常


理想中的刀審互動模式是互相扶持&互相成長

在這裡,雖然很不明顯,但我希望寫出來的樣子是:


黑元輔助長曽祢成長(帶著他出席各種場所、見世面之類的)

三日月幫助年少氣盛的主人,以便讓其成長為更好的審神者(這篇文裡面他只是年少輕狂而已啦,帶回家好好教育一下還是能成大器的)


坎……對不起,蜂須賀被帶壞了Orz

一直覺得坎選擇蜂須賀當初期刀的原因是『虎徹真品是每個男人的夢想!(ry)』


  6 12
评论(12)
热度(6)

© lightroom@忙工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