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ghtroom@12/19前專心工作跟進修

低調的夜班人士,沒更新大概就是在忙工作或恢復HP/MP(休息)中。
本命是岩融,刀劍創作沼ing

 

標題:風は予告なく吹く(歌名)

因為想貼歌,故重發,吵到的話真的很抱歉Orz

8/15 新增了第二段Orz 

8/9看了超时空要塞 Δ19,被ED刺激到想寫眼鏡白騎士,然後8/10早loop 這首ED聽,又想出了一個刀嬸文。

黑暗要素微微有(開頭一句暗示),請慎入



新增的第二段很搞笑







其實,我,主角刀,是預設.....(放在最下面)




1.

故事大概是這樣的,這個本丸裡有三個審神者,不知為何各自失去了能力,被刀劍付喪神們各自分食(就是,你知道,集體ooxx)。

不知道是已經喪失自我,還是被刀劍付喪神控制了心神……審神者們都沒有反抗跟逃跑,就只是很安靜地微笑著,接納了刀劍付喪神對他們做的所有一切。

接著鏡頭轉向主角刀(?),主角刀對目前的本丸現況抱持著觀望的態度;面對獨佔審神者的同伴,一來他是所有刀劍付喪神裡面成神資格最輕的,沒有輪到他的機會,二來他對這種事情沒有興趣;但他知道這種心態拿捏不好,就會被同伴當作叛徒處理,所以就繼續偽裝成是因為資格太小、人太多,以至於沒輪到他(ry)…

主角刀覺得內心裡想要追求某種東西,但他並不知道是什麼,本丸現下情況又是這樣。

就在他晃去門口打算單獨出陣散心時,他忽然聽見有人在唱歌。

直到在你身邊親眼看見為止 我不會入眠(歌詞)

我可以感覺到生命的齒輪正在慢慢轉動

Can you hear my heart

女孩子的聲音。

這個本丸裡的女性只有三位,就是審神者們,但她們此時都在屋內……這個聲音是從大門那裏傳來的。

主角刀循聲而去,發現門口有個少女正背對著他、靠在門柱邊望著雨景,唱著一次又一次的

「……誰?」

「嗯…啊、你聽到了嗎?我的聲音…」少女轉頭看見他時表情閃過一種喜出望外的情緒,活活潑潑地站定在門檻上--那是本丸與外界的分隔線。

如果沒有邀請,少女就無法進入本丸。

主角刀忽然理解到少女是人類,雖然他不知道為何會有人類…不,這個本丸的狀況已經相當異常,儘管眾刀企圖隱埋真相、將使者藏在結界,也難說政府那邊不會有動作…

他出於不想捲入麻煩的自保意識跟對同伴的護衛心,或許還有那麼一點良知吧,他向少女下達離開且不要接近這裡的話語。

少女聞言笑笑,很乾脆地說了好;但是接著之後的好幾天,不只主角刀、就連其他同伴也開始在屋內聽到少女唱著那首歌。

不要告訴我 下次流星會在何時出現(歌詞)

吶,我現在就在這裡

就算這將會成為最後一次 我也毫無怨言

吶,我們現在就在這裡

刀劍付喪神開之間始出現了意見上的分歧,有些詢問著繼續這樣下去真的好嗎,有些反答我們所希望的就在這裡、有什麼不對嗎,有些則是選擇跟主角刀一樣保持沉默、但敲悄地改變了做法。

主角刀不知道為什麼為變成這樣,也許是少女的原因;直到現在他還能聽見少女的聲音,他開始擔憂這樣日復一日的行為會不會對少女產生不好的影響。

也許是那首歌實在太吵了、也許是歌詞所傳達的意義的確是在暗示什麼,終於有一天,那些獨佔著審神者們的刀劍付喪神終於被激怒,決定去將那煩人的噪音給消除。

人們祈禱的聲音裡充滿憤怒(歌詞)

因為可見的傷痕 讓疼痛靜靜甦醒了

反覆地 一次又一次 持續聽見的那首歌

別讓我失望 我都知道的、所以不要敷衍我

吶,你也可以聽見吧

吶,你其實是明白的吧

在這個時候,這個本丸的刀劍付喪神們已經有多數都改變了立場,雖然他們也戀戀不捨審神者,但更希望去追求某種什麼--就跟主角刀一樣。

於是雙方在少女即將被襲擊的當下正式開打,主角刀當然首當其衝,第一個護衛少女;就在兩方因此爭吵起來時,少女頭一次開口。

「溫柔而多情的神明,請讓她們安息吧。」

「請讓深愛你們的她們安息吧。」

於是真相大白:原來那些獨佔審神者的刀劍付喪神們都曾經隸屬於那些審神者,有些還甚至是她們的戀人,但人類終究逃不過生老病死,於是眾刀乾脆將她們的靈魂綁在這個本丸、留在自己身邊,日復一日地重溫著過去的美好,卻無法再創造新的回憶。

少女用歌使三名審神者的靈魂共鳴起來,使其重新擁有自己的意識,讓她們再一次好好地向最愛的刀劍們告別,最後超渡她們;其中除了願意接受訣別的刀劍外,也有不願苟活而隨著前主同逝的刀劍。

就當事情告一段落、剩餘的眾刀劍們以為少女即將會成為他們新的審神者時…

「啊?我沒有說過嗎?」少女笑吟吟著說。「我並沒有要接手這個本丸哦。」

「?!」

之後眾刀劍知道了少女的真實身分:特殊本丸負責處理專員,少女是因為接到情報表示這個本丸有點異常,所以才前來處理。

而她本人完全沒有要接手的打算,在經過幾天的懇談,還有確認政府那邊新派來接任的審神者也是個跟少女差不多的好人後,眾刀劍終於願意接受這個事實。

不過主角刀並不願意接受,於是他在少女準備離開的前一晚問不願接手的理由。

「我其實…也有一個本丸哦。」少女從懷中掏出的項墜是一個小小的玻璃珠,仔細一看的話,裡面是個被煙霧壟罩的本丸。

少女說起了以前的故事:以前的她是個尋常不過的審神者,對很多事情都不太懂,但是底下的刀劍付喪神願意輔佐她也處處照顧她,所以本來也以為日子就會那樣持續到永遠…直到一次充滿不尋常瘴氣的襲擊差點奪去她的性命,為了挽救她,她的刀劍付喪神們集合所有的力量將少女搶救回來……代價卻是眾刀必須耗費不知多久的時間去把這股瘴氣清除掉,於是他們將少女交給政府使者、讓本丸被煙霧似的結界所隔絕。

「或許現在大家還在裡面戰鬥,但是只有我…沒辦法回去那裡…」在黑暗中回憶的少女究竟是在以什麼樣的表情訴說…悲傷?愧疚?還是罪惡感呢?

「我想了很久…我依然擁有審神者的力量跟資格,但是就這樣離開我的本丸,然後去別的本丸繼續當審神者,或是把這件事情忘掉、回去現世重新生活……這兩件事情我都做不到。」

「這個時候政府就問我說我願不願意擔任這份工作,你或許會覺得我根本沒有珍惜大家好不容易救回來的性命,或是因為罪惡感而想做些自我滿足的事情,我也覺得…不是我這樣做、就能幫上大家的忙…」

「可是在做這份工作的時候,我發現到,這就是我現在可以做到的事情。我比誰都瞭解大家珍惜自己的審神者的心情,所以在處理這類型的案子時,我比其他人都理解那些刀劍付喪神的想法…」

在這時候,他們都不約而同地想起那些獨佔跟囚困審神者的靈魂、並在最後隨之而逝的刀劍。

「所以我才想做,而且就這樣在各個時空裡旅行…也許可以一邊尋找可以幫助大家的辦法,一邊等待…」

「或許有一天我會等到大家回來,或許有一天我會在旅行途中找到辦法…誰知道呢?這個世界上有太多說不準的事情了!不過也因為這樣,我就不能接手這個本丸了,謝謝你的好意。」

面對少女最後的燦笑,主角刀不得不默默接受了這個事實,卻又起了一個念頭。

然後等到隔天早上,新上任的審神者跟眾刀劍們目送少女離開後,主角刀向新任的審神者提出追隨少女的想法。

「請去吧。」審神者也覺得少女一個人執行任務有點危險,如果身邊有值得信任的護衛就放心多了。

「不要忘記我們哦!」早就把主角刀的內心想法看透的同伴們也嘻嘻哈哈地給主角刀打氣,並看著主角刀急急追上少女的背影。

這就是一個關於旅行中的流浪審神者(特殊本丸負責處理專員)與她的刀劍付喪神的故事。


_____________

我看看,這個故事是在8/9腦洞寫出來的,但收尾的少女故事卻是在8/12想到的…然後8/13寫完Orz

謝謝大家(?)一直不嫌棄我總是亂突發的腦洞跟亂開坑Orz

歌詞是聽著歌亂猜亂翻的,有興趣者請自行google

順便說一下這裡被囚禁的三位審神者們的想法,她們都知道自己的刀劍付喪神們不願放開自己,她們也同樣不願離開(所以是合意(咳咳),直到少女用那首歌、並以自己同樣也愛著自家刀劍們的審神者立場之心情去感化,所以她們也才有所動搖,進而激怒了她們的刀劍付喪神們

如果還有甚麼我遺漏的解說,也請告訴我一下謝謝(好晚先睡了)




2.

覺得如果接受主角刀就等於會把原來本丸裡的刀劍忘掉,少女跟主角刀並沒有締結主從契約,只讓主角刀一路護衛(故主角刀的靈力來源是新任審神者,而非少女)。

一路旅行並隨著少女處理各種特殊本丸任務後,主角刀開始感覺到少女的異常:如果說她覺得她可以做到的事情就是讓捨不得分離的審神者與刀劍願意放下對彼此的執念的話,那麼這是否也代表、少女本身無法放開原本的本丸與那些刀劍呢?

就在主角刀對此起疑的同時,他又發現一個驚人的事實;原來少女至今並非只靠著自己一人的力量去處理這些政府安排下來的任務…

「哦呀?沒見過的生面孔呢…你是這孩子新召喚出來的刀劍嗎?」

少女堂而皇之地扮演起『三日月宗近』……不對!那個語氣那個新月倒影還有那個神氣!神刀三日月宗近堂而皇之地附身在少女身上啊!

主角刀冏了,然而現實並沒有這麼輕易地放過他;在三日月的詢問跟解釋下,他才明白,原來在項墜中的本丸並不是處於無法出入的封印中,只要裡面的刀劍感覺到主人(少女)有危險,他們就會在短時間內以靈體的狀態附身於少女身上(但少女完全不知情)…

「所以你們…已經將瘴氣清除了嗎?」

「…很可惜,並沒有呢。」三日月目光一凜。「瘴氣的來源,也就是核心…不知道在哪裡,以目前的情況來說,就好比是按住了野獸的手腳、卻無法找出牠的心臟吧…」

三日月這時也順便問起了主角刀的身分,這才知道少女究竟是在做什麼;一方面覺得又欣慰又感慨的同時,三日月也如同爺爺般地好奇打量了下主角刀……或者更精準點,那就像是爸爸在初步審視女兒第一次帶回家的男朋友一樣啊!

就在主角刀一邊應付一邊被神刀用目光細細審視(主角刀表示壓力很大)時,他說出了少女其實很希望回去本丸,這點不知為何引起了三日月的注意。

「難道說…」

看著陷入沉思許久的三日月(外在是少女在托首沉思),主角刀好奇詢問:「三日月大人?」

「喂!三日月!你也待得太久了吧?」(這是少女)

「哎呀呀我還以為是誰…嚇了我一跳啊、兄上大人*。」(這也是少女)

「只有這時候你才會喊我兄上大人,要維持你跟本體之間的聯繫也是很累的,快點回來。」(少女)

「好、好,別催我啊都一把老骨頭了呢…」(少(以下省略)

……接著主角刀就看著少女演完一人飾演兩角的戲碼,得到一個昏睡過去的少女(無誤)。

其實三日月這時候已經猜到,一直在本丸裡無法找到的核心,或許就在當初刀劍他們將瘴氣從少女身上抽開的時候無意間被留在少女體內;他們當初之所以用結界將本丸隔絕,就是想在本丸的範圍內將其清除,結果沒想到反而將核心留在外面…所以難怪他們在這段期間只能不斷逼退瘴氣卻無法完全消滅。

那麼這下問題來了,是要解除結界、讓核心跟瘴氣重新合一,然後一舉打倒嗎?

但是一解除結界的話,瘴氣肯定會重回擁有核心的少女身上…光是當初被襲擊那次就幾乎要奪去她的性命,如果真的這麼做的話,也不過是在重蹈覆轍,而且注定逃不過死劫。

之後三日月不斷與主角刀交談,而少女也從主角刀那裏知道這件事情後,決定回到當初被襲擊時,她的本丸所落腳的那個時代、那個地點。

「沒問題的,我已經不是當時還不懂太多事情的審神者了。」

少女其實也在旅行中不斷磨練自己的力量,為的就是希望有一天可以幫助大家;因為這點,三日月終於同意解除本丸的結界……就像是在重現那一天的光景一般。

少女被瘴氣襲擊且吞噬,儘管少女的力量更勝從前,卻只能將生命的燭光再持續一會兒;而從那時候開始就持續與之戰鬥至今的刀劍付喪神們,雖然還能夠繼續迎戰,卻也難掩疲累。

就在瘴氣藉由雙方之間所締結的主從契約,試圖染黑刀劍付喪神們時,力量不足卻又因為沒有跟少女締結契約而逃過一劫的主角刀發自內心希望可以去救她。

『可以哦』

就像是祈禱被回應了般,從時空裂縫裡傳送過來的是前來救助的、主角刀之前本丸裡面的同伴們,以及新任審神者的口信。

『因為沒想到你們這麼久都沒有結下契約……所以通過靈力,我有時候會聽到你們的對話…』

一直遠距離被繼母(?)關愛自己的追愛(?)經歷,大概就是這種感覺(不!!)。

然後這點也被以前的同伴知道,有些對主角刀投以憐憫的目光,有些則是安慰;本來還很嚴肅的現場一下子就變得很搞笑…但真正讓人安心的是,身處於此的是主角刀從前就熟識、並且在分開的期間將自己鍛鍊得更強的同伴,這份認知鼓舞了主角刀,並打起士氣去迎擊。

最後就是主角刀成功將核心擊碎,但因負傷過重他也差點碎刀;之後等主角刀從重傷的昏迷中醒過來時,是身穿審神者衣服的少女喜極而泣的表情。

於是他才知道他昏迷了一段時間,而且在療傷期間還數次惡化;但少女之前在旅行中結下的善緣有了回報,曾經被少女幫助過的人,不管是刀還是審神者,甚至是相關人士,都無不伸出援手,這才將主角刀恢復得完好如初。

此時少女已經辭去了原本的專員、重新在她的本丸繼續擔任審神者,這次少女終於願意與主角刀締結契約,但就在主角刀想跟少女有更進一步的關係時,爺爺級的刀劍們立刻跳出來阻饒。

「怎麼可能讓自己可愛的女兒被不知道哪裡來的刀給拐走呢,您說是吧兄上大人w」

這回不是附身,而是貨真價實的三日月宗近,對著正在嚴厲審視主角刀的小狐丸如此笑說。

這就是一個結束旅行、終於回到本丸的審神者,與她的刀劍付喪神們的故事。


* 以前看小狐三日時,有看過小狐三日的三日月會稱呼小狐丸為哥哥,但在lof又看到小狐丸對三日月喊哥哥;推測大概是三日月跟小狐丸的製作時間不明,所以才會看到這樣的微妙稱呼,不過我挺喜歡對小狐丸撒嬌的三日月,所以就讓三日月對小狐丸喊兄上大人了XD

__________________

其實,我,預設主角刀,是虎徹大哥(但是人物超OOC的,所以我就不tag了)


  2
评论
热度(2)

© lightroom@12/19前專心工作跟進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