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ghtroom@12/19前專心工作跟進修

低調的夜班人士,沒更新大概就是在忙工作或恢復HP/MP(休息)中。
本命是岩融,刀劍創作沼ing

 

突發短篇

寫一下對大典太光世的一點想法:3



1.

回房早歇的時候發現有點不太對勁。

主君環顧著擺設,一切都如她離去前完好如初,但是空氣裡卻有一絲沉重;到底是什麼地方不對,她慢慢渡步,不自覺地跪坐在屋內中心,這才發覺面前不知何時被擺放了一把刀。

見物如見其人,然而身體微恙的主君思考得很慢,望著刀,不知不覺就發起呆來,一時之間無聲無動。

「…反正…有人生病就是我出場的時候…」

是刻劃在記憶裡的制約作用?還是出於主從契約的義務感?藏在濃厚自卑感裡的那一點『早點休息嘛』倒是讓主君側首笑了笑。

「小風寒而已,不要緊的。我自己的病,我可以靠我自己痊癒*,雖然是慢了點…但總會痊癒的,所以你不需要勉強自己在這裡。」

雙指按席,她俯下身,用著跟刀差不多高度去平視對方。

「即使不做這種事,明天還是可以出門的唷。」

刀身微微鳴動,人影如水煙氣般倏忽現形;陰鬱男子本來就不言笑的嘴角似乎又往下垂了點,看在她眼中就像是不知所措的大孩子般。

「謝謝,大典太。」



* 出自《D.Gray驅魔少年》的亞連(26回)

謝謝提醒,原來我記錯了XDrz 原句應該是「我自己的傷我自已可以負擔。只要還活著,傷就能痊癒。」

原來我把兩句合併了(爆)




2.

大病則忍小傷則不受。

這是他對不小心割傷手的主君跑來找他問能不能早點痊癒的感想。

而且理由居然是『傷到手就不方便做很多事情』……

「…『自己的病靠自己痊癒』,您不是這樣說過了嗎?」

「啊…」

「雖然鬼怪跟疾病都會怕我,但傷口的話就沒辦法了。」

「嗚…」

被堵得無話可說的主君低下頭,默默盯著用受傷(已包紮)的手抱在懷裡的公文,大概是在盤算著要怎麼在已受傷的情況下如期完成吧。

奇怪的主君。

「大典太?」

「我對很多事情都不太熟…」靠過去審視著從主君手上的公文,大典太邊看邊欲言又止。「如果不能斬些什麼…反正、擺飾品的話…」

「…可以請你幫忙我嗎?」

看著對方雙眼睜大的吃驚神情,主君笑著重複一次。

「可以拜託大典太幫我嗎?」

「…我、我可不能保證…能做好…」

「沒關係,先從簡單的開始吧。」

被沒受傷的那隻手輕輕拉扯,抱著還染有主君體溫的公文,大典太慢慢被主君引導至書房。


----------


大典太消息剛放出來的時候,就想到1.那段XD

2.算是承接1.的被反擊XD 覺得好像跟大典太可以有很多話題可以聊了XDD

因為我只來大典太,金毛沒來所以我就不寫他了:3

  12 12
评论(12)
热度(12)

© lightroom@12/19前專心工作跟進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