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ghtroom@忙工作

低調的夜班人士,沒更新大概就是在忙工作或恢復HP/MP(休息)中。
本命是岩融,刀劍創作沼ing

 

偶遇

一個現世轉生設定的小故事

男審神者&女審神者各自轉生在現世,然後相遇。

刀劍轉生有。

男審神者 & 女審神者是非戀愛關係。

隱性宗三→男審 & 隱性刀嬸

嬸跟刀是親子關係(巨大地雷)



慎入慎入



(以下正文)





他們毫無預警地在最受家庭歡迎的景點公園相遇。帶著兩個孩子的男人一手牽一手抱,貌似正在尋找可以躲避夏日陽光的陰涼地點。

坐在長椅上收拾外套與用品的年輕女子呆然地看著他。

「你…」

「妳也…」

雙方在視線交會的瞬間馬上認出了彼此,還有那些恍若前世般的、另一個時空的記憶;比照現在的生活是如此寧靜安好,那個與命相搏、每天每日都是戰爭的世界彷彿遙遠得像是一場惡夢……

可那的確是存在的,他們都知道這點,所以才更珍惜現在的生活,也很快地對這次偶遇不再感到驚訝。

不過有件事情倒是令她格外在意。

「…哪一個是、」

「哪一個都不是我生的。」

「太太…」

「我沒有。」

坐在長椅的空位上,男人懷中的兩個孩子,左邊男孩的粉色瀏海底下肯定有雙漂亮的異色瞳,而右邊穿著精緻紫衣的男孩則是會有一對紫藤花般的眸子吧。

不管哪一個,容貌都跟男人相距太遠了,所以她才不得不問:哪一個是你的孩子。

「我現在只是打工的褓姆而已,因為暑假才帶著他們。」

雖然說刀劍付喪神跟著審神者轉世的事情時有耳聞,但真的親身遇到了,反而有股說不出的哀愁與擔憂。

「…那麼,他們有身為刀劍的記憶嗎?」

「大概有,不過現在他們還太小了,只有在跟我互動的時候才會突然想起一些。」男人大手拂過紫衣男孩因炎夏而略濕的髮梢,想起幾次把對方送回父母家時,忽然夢中驚醒並朝自己哭喊不要丟下他的畫面。

「我可是花了好幾個小時才把他安撫好…然後還得想辦法別讓他爸媽以為我虐待他……」

「其實長谷部的父母在我聽起來像是普通人的感覺,這樣的話應該可以放心了…」

她在旁苦笑安慰,隨即看向睡姿端正的粉髮小臉。

「宗三的家人呢?」

「跟左文字一塊住。」

「江雪左文字?小夜也在嗎?」

「不,只有江雪左文字,父母都在外地工作,他好像是給附近寺廟的住持帶大。」

說起來,其實男人不能確定江雪到底還記得多少或還有多少身為刀劍付喪神的能力;而當江雪帶著襁褓中的宗三到他大學的校門口前時,真把他嚇了一跳。

除了看起來稍微年幼點外,江雪的樣貌完全與從前別無二致;而且明明就是初次見面,江雪看著他的眼神就像是在看著審神者的他一般。

可能是因為這樣,所以當江雪將宗三託付給他時,那些諸如『怎麼找到他』、『還有誰也轉世到這個時空』、『為什麼要把宗三交給他』等疑問……他完全問不出口。

「宗三就交給您了,我現在必須有其他事要做。」

「他現在也是你弟吧?交給我這種毫無關係的陌生人…你不怕這一世的我是個更加惡劣的渾蛋?」

「…宗三那時候毫無保留的相信您,儘管我並不認同,但既然宗三這麼認為的話,我也…」

他沒有去追問這句話的意義,那個時空所發生的一切都太過倉促且無法改變,也許正因如此他們才會在這裡,重新以這副模樣把那時候中斷的章節給接續下去。

「…之後我大概知道他在外地念書,還有以後想接手寺廟的樣子…」長谷部則是在他辛苦把宗三拉拔到送去幼兒班時,第一天去接人就在一群小朋友裡面被主殿兩個字給喊住。

那時候的長谷部雙眼閃閃發亮,緊抓著他的褲腳怎樣都不肯放手,最後是被宗三冷言冷語的嘲諷與隨後聞聲而來的長谷部父母委託褓姆工作後,才肯乖乖鬆手讓他帶著宗三回家。

幾乎可以從男人幾句描述中想見長谷部跟宗三是如何生活的模樣,她忍不住笑了出來,其恬靜卻又隱約透露一股美好的女性氣息讓對方忍不住岔心詢問。

「妳又過得如何?」

「咦…啊、我嗎…我…」女子略略低頭,似乎不知道要從哪裡開始說起;但精明如他,以及根據過去他們在那個時空的認識程度,男人早就看出一二。

「妳還絆在那裡嗎*?」

「……是啊,而且還是同一個人呢。」

說來可笑,兩世為人居然都選擇跟同一個人相戀及分手,而她的記憶還是在分手之後才甦醒:審神者、刀劍付喪神、最愛的刀…

「也許我就是非這樣不可吧,在同一個輪迴裡不斷重複著,才會警惕在心…唯一跟那時候不同的是,我這一次並沒有變成那個樣子。」

光是這樣就很萬幸了,看著如此笑說的她,男人心底忽然泛起些許的憐愛之意,就當他想要開口時,遠方忽然傳來年輕男孩叫喚母親的聲音。

隨聲飛奔而至的男孩看上去有點矮,但制服跟校徽卻顯示他是附近學校的國中生,只不過、只不過…

「…那個是、」

「是我生的。」

女子一邊朝面有難色的他微微苦笑,一邊安撫賴在懷裡撒嬌的好動兒子,一對紅色精明的大眼睛正好奇地對著男人這邊眨巴眨巴。

「妳有想過這件事情的嚴重性嗎?」

將刀劍付喪神以人子的形式生出,對懷胎者的影響是好是壞,完全不言而明。

「我知道。」

「那妳還…」

「因為我想看一次…哪怕一次也好,我想看看這孩子長大後的模樣…」總是呢喃著好像很久以前曾經高大如大太刀的小天狗,其活潑的身影至今仍歷歷在目…

「也許我這輩子會因此短暫…但我不後悔,因為從生下他的那一刻起,這孩子的成長就是我每天最大的期待哦…」

若說有什麼是瞬息萬變的世界中永恆不變的話,其中之一大概就是女性身為母親的愛情;看著心意已決、只想把握當下的女子燦爛神情,他最終只能選沉默,安靜地將視線轉移到女子身旁的衣物上。

整齊收好在女子腿上,顏色跟尺寸過分眼熟的男用外套忽然吸引了他的注意。

該不會…

「喂--!」

就如同男人所料想的,那個可能的刀劍付喪神人選,遠遠朝這邊吶喊女子跟她兒子的聲音,其宏亮的嗓門跟語調都毫無疑問的……是從前就追隨在小天狗與女子身邊的那把薙刀啊!

無言地揮手送走了略帶歉意的女子與她活潑的兒子後,男人心情複雜地捏捏眉心,等他再次抬頭,遠方依稀可見逐漸走遠的三人…兩大一小的身影,就好像……

「就好像和樂融融的小家庭。」

「…你醒了就出聲啊。」

不用想也知道是哪一隻,從以前開始,就只有那把天下刀會對他特別刁鑽…

「真可惜呢,以前你是審神者的時候就想過吧,結果這一世還是被搶走了唷。」

「反正我也沒真的要…」

那時已跟現在不能相比,但親眼看到對方重獲新生、沉浸與最愛的刀重逢的喜悅中,除了有些遺憾外,大概也沒什麼可說了。

「沒關係,我會陪著你的。」

小小的宗三伸手拍拍,在對方看不見的視野裡露出一個神祕的笑。


* 女審前世詳情請見《她成為主君的那一天》一文 上篇 下篇



後話:

1. 這一世的女審在與前任分手、恢復記憶後便跟岩融相遇,兩人很快就交往結婚;完整保留刀劍付喪神的記憶跟一點能力的岩融,在談論孩子的話題時透露今劍已經在肚子裡等著,這消息把女審嚇了很大的一跳。

2. 這篇裡面的今劍沒有身為刀劍付喪神的記憶跟能力,國二後迅速長高,高三畢業時英姿煥發的大太刀模樣讓女審看哭了。

3. 長谷部跟宗三一路同班同校到高中才不同班,兩人高三時在高一新生裡發現日本號(日長路線開啟)

4. 宗三從小到大的夢想是高中畢業後嫁給男審當個18歲新婚人妻(不要問我這設定是怎麼了冏)

5. 江雪最後那句話其實跟上一世有很大的關係:男審死前最後一戰裡,他本來答應江雪不讓宗三跟著他共生死,結果宗三執意追隨(最後一人一刀都掛);江雪對此相當不諒解,但當他憑著神識與甫出生的宗三對話後,默默理解宗三的幸福就是男審,所以就很乾脆地把宗三交給了男審(男審表示他衰,連女友都還沒交就先有孩子,彼時他還不知道孩子會變成他老婆(ry)

6. 接5,本來江雪還有點良心,周六日會把宗三接回自己家照顧,結果等唸小學的宗三跟江雪說了自己的夢想後,連夜把宗三的行李打包好把人跟行李一起送給男審,然後心灰意冷地接手當住持(就是撫養他長大的那家),後來還是男審良心不安推宗三抽空去看一下人家,兄弟關係才稍微好點


  7 17
评论(17)
热度(7)

© lightroom@忙工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