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ghtroom@12/19前專心工作跟進修

低調的夜班人士,沒更新大概就是在忙工作或恢復HP/MP(休息)中。
本命是岩融,刀劍創作沼ing

 

假如今劍極化回來後差點暴走的故事 中篇

今劍極化捏他 注意!


私人設定注意!

1. 私捏今劍是審神者的初鍛刀

2. 私捏初期刀跟初鍛刀對審神者的意義


上篇 下篇


(以下正文)


3.

即使意識不清,今劍也憑著本能擋下了岩融突如其來的攻擊;輕鬆擋下了不可能全身而退的薙刀…那就是修行的成果嗎?又或者,是即將墮化的預兆呢?

「擋得真漂亮啊,今劍!」就算知道自己的攻擊不被現在的小天狗看在眼裡,岩融也沒動搖。「修行好玩嗎?」

「……」

「我們不是說好,等你回來之後就要好好玩一場嗎?」

「……」

「你在京都見到義經公了吧。」

似乎對這句話起了反應,小天狗的姿態微微一動;但隨之揚起的神氣卻氣勢驚人地朝四周爆開,除了出身古老及神力較強的刀劍以外,其餘在場者無一不被彈退數尺,包圍網差點毀於一旦。

「…主、上…在哪裡?」身處混亂中心的小天狗依舊喃喃自語,雖然對岩融的話起了反應,卻依然沒換回他清明的神智,目光渙散,就好像…

「我如果不存在於歷史…不能在義經公的身邊的話、就…只剩下…」

就好像過去的自己一樣。

意識到這點的主君瞬間打消了所有念頭,提步向前,即使其他刀劍付喪神朝她叫喊也未曾察覺,直到她進入小天狗神氣所及的範圍、站定在他面前為止。

然後,也像是感應到主君的存在般,狂暴紛亂的詭譎神氣也漸漸平復下來。


4.

她完全沒有防備!

用本體卡在地面上才沒被彈飛的岩融第一個注意到這點,神氣爆開的瞬間他首當其衝,狀況自然不比他人好上多少,但當他掙扎著想上前護衛時,卻感受到一股若有似無、不同以往的氣息…

這是誰的靈力?


5.

「今劍。」主君站在小天狗的面前微微一笑。「歡迎回來,今劍。」

「…主上、我…」

自現身到現在一如木偶般毫無表情的小天狗逐漸起了反應,沒有焦距的視線凝聚在眼前的主君身上,彷彿在他眼中對方就是世界的全部,宛若嚴冬裡帶來溫暖的陽光…

「今劍,你還記得我們第一次見面時,我跟你說過的話嗎?」

「第一次見面…」

他記得他是主君的初鍛刀、第一把回應了主君的刀*。

「…我、記得…」

跟無條件地將身心獻給了審神者的初期刀不同,初鍛刀是審神者的內心反射…

「那時候,主上說,我是主上的第一把刀…」

「是的,那時候你活蹦亂跳地跑到我面前,然後問我有沒有什麼需要你幫忙的事情。」

那是回憶起來都會微微一笑的場景。那時候的本丸相當冷清,刀劍付喪神冰冷拘謹、主君大病初癒,一切都百廢待興;幸好有活潑的小天狗帶頭拉著,才讓他們能夠笑著去迎接往後的日子…

「我當時對你說:希望你能作為這個本丸的表率,將來還會有更多的刀劍付喪神來到這個本丸,也許他們會對新的生活覺得迷惑或是不知所措,所以我希望你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在這個本丸生活,然後也幫助那些刀劍付喪神,告訴他們要怎麼做、怎麼在這個本丸生活…」

初鍛刀是審神者的希望象徵。

從那之後到現在,這個本丸裡,已經聚集了五十位刀劍付喪神;儘管可能略有不同,但每一把都曾與活潑的小天狗交談過、嬉鬧過、共同作戰過。

「我的想法一直都沒有改變,今劍,雖然你的過去跟本身存在是假的,但是你覺得你跟岩融的感情也是假的嗎?」

當然不是。小天狗將視線越過了主君、放在不遠處的岩融身上,並與對方目光交集;只是短短幾秒的一眼,許多回憶便如潮水般湧上。他們在還沒來到這個本丸之前便早有牽絆,儘管當初他們尚未察覺真假是非…但那時再度重逢的喜悅以及隨著時間過去累積而成的鮮明情感,絕對是真實的……

觀察著小天狗逐漸變化的表情,主君低下身與其平視,伸出雙手,掌心朝上。

「即使你的過去跟本身不存在於真正的歷史中,你跟我、還有在這個本丸裡跟大家一起生活的記憶,那些都是真實的哦…」

小天狗愣愣地將手放了上去,跟往日的活潑相比,此時的順從簡直乖巧得叫人心疼。

「今劍,你是我的初鍛刀,這一點永遠都不會變,正因如此,你不用害怕會失去我。」主君回握住他的手,將體溫慢慢傳送過去。

「我想要知道,你真正的想法。」


* 其實以排行來說,第一把刀應該是初始刀,但我個人的解讀是:初始刀是由時之政府(官方)物色好後讓審神者(玩家)自行從五選一,所以不能算是『第一把有回應審神者』的刀(對不起哦清光) 


6.

真正的想法…

「…我,覺得鬆了一口氣…」

自己身為守護刀,卻背上了殺害主人的自刃之罪,陰影揮之不去。

「但是在鬆了一口氣的同時,感到寂寞…」

原來自己根本不曾存在,然後就這麼簡單地與最愛的前主失去關係。

「而且覺得很難過…」

明明那份罪惡感讓自己越是深愛前主,就越痛苦且自責不已;沒想到一旦失去了聯繫後,反而深深地渴望著那種心如刀割般的傷痕。

哪怕是痛苦也好、傷害也好,只要能夠跟最愛的人有所聯繫,即使是毒藥也會毫不猶豫地吞下去。

「…我…好喜歡義經公…就算我從來都沒有真正的、」

即使這樣也好喜歡、好喜歡。


(不能再繼續喜歡了嗎?因為自己根本從來就不曾待在那個人的身邊)


「即使那樣你還是可以繼續喜歡他的。」

小天狗冰冷的指尖及內心逐漸被主君所溫暖。說來真是不可思議,明明真身只是冰冷的物質,現在卻具備了溫熱的實體;明明應該是不知情為何物的存在,現在卻被困於情字…

「我知道的…」

不知何時蓄滿水光的大眼睛裡反射著主君溫柔的笑。

「說不定現在的你還不能理解吧…但是那樣也沒有關係,你只要記得這個就好…你喜歡誰的感情絕對沒有錯,不管發生什麼事情,都不足以構成你喜歡誰的阻礙;即使你現在覺得痛苦,但在未來地某一天,那份感情跟你喜歡的人一定會指引你,成為你最強大的力量。」

早晨的第一道曙光落在某個閃閃發亮的物體上。

一開始眾刀以為是錯覺,後來才發現小天狗身上詭譎的神氣開始從黑透白,在空氣中擬化成型…

白光彎曲呈長角,華麗高雅的紅色盔甲;若將數日前踏上修行之旅的小天狗比喻為上一次春季誕生於森林中的小鹿,那麼此時自神氣與晨光中蛻變出來的,就是度過嚴峻冬季而茁壯成熟的雄鹿。

溫柔與純真,高貴及力量,這四種特質完美地結合小天狗的過去跟現在,並使其新生於此。


tbc

  24 6
评论(6)
热度(24)

© lightroom@12/19前專心工作跟進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