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ghtroom@忙工作

低調的夜班人士,沒更新大概就是在忙工作或恢復HP/MP(休息)中。
本命是岩融,刀劍創作沼ing

 

假如今劍極化回來後差點暴走的故事 下篇(完)

* 隱性岩嬸

* 今劍極化捏他注意

* 私捏岩融歷史(?)

上篇 中篇

從今劍極化實裝的那天起就一直想寫的故事,終於,讓我在這裡完成了!想當初情報一放出讓多少審神者們(包括我)哀號遍野哭叫無數(附帶全體抱緊小今劍)啊!

在這裡說一下自己的想法:這篇故事並不是想要拯救,而是引導。

雖然設定是差點爆走,但這不代表說我認為他回來後黑了,應該說我其實並不相信『每個人遇到困難都一定可以順利解決』這樣的事情?

一個人在遇到困難的時候,在走向正確的解決之路前,一定會有迷惘、不安與難過,雖然想要相信對方一定可以穿越這些,但…把這種想法放在對方身上,會不會是自己的一廂情願呢?

倒不是說『因為這樣,所以就每有狀況發生就去幫忙吧』的這種溺愛模式;我覺得,不是只要按部就班地按照字面上的步驟去做就能達到想像中的成果,還得要真正去理解困難產生的原因、理解步驟公式背後的緣由,才能進一步找到屬於自己的解決之路(好的對不起我覺得我表達能力實在太弱了Orz我就在這裡打住好了Orzzz)

無論如何,我其實是很私心希望小今劍不一定要自己一個人(一把刀)將難過不安等心情全藏起來,將來他還有很長很長的時間要跟審神者一直在一起,所以他在審神者或岩融或其他刀面前適當傾訴這些東西是可以被接受的。

我理想中的刀嬸模式是互相成長&互相扶持,換句話說,刀跟嬸是一起成長的,所以我覺得小今劍表現出迷惘的一面也沒問題(審神者也會這樣哦)

對不起我還是說了太多了Orz 以下正文謝謝! ↓


ˋ

7.

藉由本體反射的景象中看見自己的變化後,小天狗落下淚光;明明毫無關係、只是人們想像出來的虛構之物,如今這新生的姿態卻與曾經敬愛的前主如此相似*…又悲又喜…

即使如此,還能夠繼續喜歡那個人嗎?

即使沒有真正地待在那個人身邊過……這樣的自己,也是不是能夠繼續以那個人為目標、向前邁進呢?

鬆手讓抱著本體哭泣的小天狗自己一個人默默承受這些必須要自己去面對的感情*,主君站起身,靜靜等待宛若千百年之久的數分數秒。

作為主君、審神者,她已做了她能為他引導的一切,即使現在小天狗蛻變成新生之姿,她與刀劍們也沒鬆下戒心。

選擇以刀與主之間的牽絆作為賭注,最難熬的就是無法確認對方的回應,並容易迎向全盤皆輸的局面;如果在這之前選擇以武力強行壓制,或許會讓風險縮小到可以掌握的程度,但那樣的話她也有可能從此失去小天狗跟其他刀劍付喪神的心…

即使她所選擇的道路是錯誤的、即使變數如此巨大,她還是想要相信…那些從一開始走到現在的共同回憶、雙方累積的感情…

「我是、回到過去…看過真正歷史的今劍…」

一旦真正的事實與自己所深信的一切有所不同,認知到的瞬間,肯定是痛不欲生且沉重得難以負擔吧?

「我並不存在於真正的歷史中……雖然覺得很難過,但是,這也是我的歷史…」

即使這樣,她還是想要相信自己所選擇的刀。

「現在的我,是只屬於主上的守護之刃,所以…我會一直跟隨主上!」

用衣襬胡亂抹去淚痕,再次抬頭昂首的小天狗眼神筆直且不帶迷惘,語氣堅定地向身為審神者的主君宣告自己的心意。

而現在,她的相信有了回應;或許這只是短暫的表面,或許往後還有重重難關要去克服,但他們也肯定會無數次地回想起這一刻,進而走向正確的光明之路吧。

「歡迎你回來,今劍。」

「嗯!我回來了!主上!」

主君才稍微抬手,小天狗便迫不急待地撲進懷抱中。

「終於回來了啊,今劍。」

「岩融!」

「好像有點長大了哪。」

「歡迎回來,今劍。」

「三日月!薄綠!」

石切丸以御神刀的能力解除他們架起的包圍網,在空中灑下如粉如滴的光芒,彷彿一個個彩色的小型煙火,歡慶著小天狗的歸來。

七彩的顏色倒印在小天狗清澈的大眼睛中,他大笑著,深吸一口氣。

「大家!我回來了唷!」


* 個人感覺是,今劍極化的樣子跟前主有相似之處,不過這應該是錯覺XD 我想在那個年代的戰時打扮都是那樣吧

* 講個毫不相關的話題:我對這部分的理解來自一篇電影《雷神索爾Thor》的同人文Blame it on the Vodka(Loki x Darcy/正常向/英文/隨緣居有翻譯(未完)),且先不談這CP的成立性,我個人倒是很喜歡這篇同人文裡面設定在婦聯1的劇情下、如果Loki放棄復仇的心境描述…同時我也想哭的是:求翻譯君繼續翻完啊TAT


8.

整座本丸吵鬧至日落方歇。

小天狗修行回來的這一天,本丸裡的每把刀都輪流陪著他、跟他說話,彷彿想要彌補他不在的那三天;意識到主角是自己的小天狗可神氣了,活力充沛地跑上跑下,一會兒還在田地裡幫忙採收,一會兒又跑去粟田口陣營裡炫耀自己修行中的所見所聞。

當然,痛苦的部分都被省略了,就算這樣,粟田口家族與其他中途加入的打刀太刀們還是很捧場地將小天狗誇大的部分聽得津津有味。

一直到他最後沉睡在主君的膝上,大家才徹底地安心下來。

「睡得很熟呢…」

「畢竟離開了三天,除了修行的影響外,體力消耗應該也很大吧。」一手輕輕梳理小天狗有些凌亂的長髮,主君說他睡了大概有三個小時左右,而現在這麼多視線下都還沒清醒,不難想像嬌小的身體究竟是負荷多大。

「看這樣子大概會睡到隔天早上,我們把他抱到房間去吧。」

「薄綠,麻煩你照顧一下今劍。」以往關於今劍的事情都不假他者之手的岩融難得讓位,被點名的膝丸愣了愣,點頭答應。

「嗯…我知道了。」

「拜託你了唷,吼綠。」

「是膝丸啊兄者!」儘管反射性地糾正了,膝丸的聲音聽起來有刻意壓低很多。

於是三條一家與源氏兄弟一行人輕手輕腳地將熟睡不醒的今劍抱離原處,只留岩融與主君在場。

今天發生這樣的事情,他們一定有很多話想要談;尤其事關今劍時,一定會提到與他形影不離的岩融。

他們在離開前不約而同地想著這點。


9.

主君笑得宛若一尊人偶,他將手往對方臉上一探,果然涼裡透溫。

「您該去休息一下。」

如果他推測沒錯,主君自前一晚小天狗回來起到現在,大概都沒闔眼過,算算差不多就是整整一天;如果再另外將引導眾刀的些微神氣聚合到小天狗身上並使之想起他們的存在、主君所消耗的靈力的話…那麼她的疲累程度絕對不亞於小天狗。

「…我還在想一些事情…」

「那麼我就陪主上坐一會。」

他們落坐於廊前,眼前常綠靜謐,飯香與喧囂遠遠飄來。

「……『喜歡誰的感情絕對沒有錯,不管發生什麼事情,都不足以構成我們喜歡誰的阻礙』…」*

主君凝視著院裡那株菩提,眼神陷入回憶之中;她想著那時候的小天狗、那時候自己所說的話,然後想起了在此之前的過往。

岩融聽著這段話,想著那時候的小天狗、想著對方所看見的真實之史,然後想起了……當自己知道自己的存在僅是人們以訛傳訛的產物、寄託崇拜與幻想的虛構之物,根本不存在於真實之史當中…*

「也許不管過了多久都會覺得痛苦吧…但是我相信也許有一天,我可以笑著去面對這件事…」

他們想著從前的所愛之人、曾經幸福且一無所知的自己,然後在悲痛中歷經生不如死的分離與反覆的自我折磨,最後任由那些甜美跟掙扎被覆蓋在時光的積雪之下。

「即使現在回想起來還會覺得痛苦,但是在未來的某一天,那份感情跟我們所愛的人一定會指引我們,成為我們最強大的力量…」

呢喃在空氣中的聲音漸歇,岩融側首一瞥,主君也正轉頭凝望他。

「…您是如此,我也是如此…每一位也皆是如此吧…」

他將那抹隱含哀傷卻溫柔的笑藏在自己的身影之下,動作溫緩如溪水涓流,以充滿暖意的氛圍將主君整個人包住。

「我其實還滿喜歡的哦…弁慶的故事…」她俯在對方耳邊細語,而對方如法炮製,交談之間若有似無地混入些許暗示。

「妳喜歡哪一個部分呢?」

「全部哦。」

「貪心的小傢伙。」岩融低聲哼笑,將對方放倒在自己的掌控之中。「再多取悅我一點吧…」


* * 捏造了一下岩融的歷史(X)因為官方還沒極化薙刀,所以我就以小今劍的情報來私設『岩融其實也跟今劍一樣,只是人們虛構的產物,不存在於真正的歷史之中』

說起來那肯定有點殘酷,發現自己跟喜歡的前主沒半點關係,卻擁有太過鮮明的感情與過於殘酷深刻的記憶(其實我覺得每把刀最愛的一定都是自己的前主,然後才會是審神者(ry) 一想到這裡,我就不由得對岩融印象改觀,那一定很痛苦,可是他卻開朗成那樣(看各式各樣的台詞) 我自己的私設是,他應該也自己一個人(一把刀?)痛苦過,用自己的方式去接受,然後才會變成現在的高大壯的嘎哈哈園長XD

所以就安排了主君跟岩融同時回憶自己最愛之人的這一段;其實說起來真的是誤打誤撞,我設定主君人設的時候可沒想到這麼遠啊! 


10.(私心補個短短的後續)

「…後來我才想到,那個深夜的橋上場景*…是弁慶狩刀吧。」

「是啊。」

「橋柱跟扶手都看得到痕跡,可是岸邊的夜景就模糊很多…所以我本來還在想是不是真的…」

「還有呢?」

「嗯…那個像迷宮一樣的…你向我告白、的地方…」*

「啊啊,那是當初弁慶跟著義經公去迎娶夫人時看到的,很漂亮的後院哦!雖然已經想不起實際的模樣,不過我有補強了一部分。」

「我也覺得是哪裡的皇宮後院…格局很華麗啊…可是我果然,還是比較喜歡那個夜之橋的世界…(哈欠)」

「哦?為什麼?」

「因為那是你生命中最重要的地方,有那種感覺…(說著說著就睡著了)」

「……(無奈但有點羞澀的笑)唉呀唉呀…主上跟我相比…真的是、太小(年輕)了啊…」


* 皆為在《她成為主君的那一天》一文中出現的場景

  9 4
评论(4)
热度(9)

© lightroom@忙工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