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ghtroom@12/19前專心工作跟進修

低調的夜班人士,沒更新大概就是在忙工作或恢復HP/MP(休息)中。
本命是岩融,刀劍創作沼ing

 

神明大人

看了動畫花丸預告猜出來的東西

設定如下:

* 有對應現實遊戲設定:審神者(玩家)   不喜者請勿入!!


* 刀劍是人、審神者是神明

(本丸裡的刀扮演人的角色,審神者扮演神明的角色)

(有點像現實裡他們的本尊跟人類倒過來的模式)


* 平常諸如出陣遠征排番(?)都是近侍得到神諭後代為指派

(近侍最初開始是初始刀先擔任,後來則是演變成上一把刀聽到審神者的換刀神諭後,讓下一把刀接手)


* 審神者平常都會待在位於本丸正中間的小型神社裡,如果有什麼問題,只要去參拜就可以了

(雖然回應的時間會視各種情況審神者在不在線上而定)





請小心閱讀!



0.

汝不可試探神。即使早有古人明言,但萬物眾生都有好奇心;越是沒人知道就越想知道,越是神祕就越想一探究竟。

不知道是誰起了頭,這一天,多把刀們很偶然地聚在一起,開始聊起了審神者的真面目。


1.

「那天在玩捉迷藏的時候啊~我經過有審神者在的地方,忽然有一股香香的味道…我以為是花的味道,結果我走過去看,院子裡根本沒有花啊…這時候我抬頭看了一下,發現味道是從審神者那裏飄出來的。」

(註:審神者(玩家)此時正在一邊上保養一邊登陸刀亂)

來自今劍的證詞。


2.

「有個晚上呢…我在走廊上,看到轉角有燈光,但是那時候大家應該都睡了…為什麼還會有人醒著呢?所以我就走過去看看,才發現發光的是審神者的拜殿…」

明明講的不是鬼故事,現場氣氛卻莫名詭譎;感覺到全場刀劍的目光全集中在自己身上,笑面青江接著說。「這時候,不知道從哪裡傳來一聲大喊…」

『歡迎光臨!請問您需要些什麼呢!』(註:審神者(玩家)此時正在上班中偷玩手機板刀亂)

「……」忽然一點也不恐怖了,不如說,忽然很想揍刀。

來自笑面青江的(不採信)證詞。


3.

「應該是個女人吧。」不知道為什麼心情不太好的宗三左文字,旁邊的小夜偷偷解釋說昨晚兄長跟他一起夜戰,所以沒睡飽。

「最近夜戰的隊伍根本就是黑田時期的成員…一說到那時候的話,就一定會提到那把槍…這不是明擺著的嗎?審神者大人最近多次安排夜戰,目的就是要我們拿日本號回來吧?不過最讓我覺得生氣的是,那個婦人之仁…」

每一次、每一次出戰,明明才只有一兩個輕中傷而已,明明全員都帶上庇護他們安全的御守,卻老是在終點前折返!就像昨晚!他判斷整隻隊伍當下還可以繼續前進的,但有一隻短刀中傷……只要有一把刀中傷,審神者肯定會全軍歸返,這幾乎是不成文規矩。

臨近關頭就被感情蒙蔽、該死的婦人之仁!他想也不想地搶走壓切長谷部手上用來祈求神喻的道具,搬出了符合他另一個別稱、『魔王刀』的氣勢。

「下令繼續前進。」宗三說。「敵人就在那裡,就差一步…若是你還期待得到那把槍的話,就給我捨棄掉那無謂的同情跟仁慈,不准回頭。」

「你這傢伙!主是擔心我們的安危…」

「我不需要這種沒用的擔憂,再說,沒有看清整體軍情跟全盤局面…這樣的話不管多少次都得不到天下。」

彷彿就像被說服了般,要求繼續前進的神諭降臨了。(註:審神者(玩家)被掉下來的宗三左文字嚇到了,只好點『前進』)

「…若是成果不佳,回去就把你的頭砍下來獻給主。」

面對尊旨卻按怒於心的長谷部,宗三反倒冷豔一笑。

「我可是天下刀…這種程度的主人,只要有我就該感恩了。」

(註:審神者(玩家)看著BOSS點擊破後又掉下一把宗三左文字,默默在心裡跪了)

來自宗三左文字(充滿魔性跟有一點想同情審神者大人)的證詞。


4.

上了年紀的太刀們遠遠望著越發吵鬧的那一邊,一派悠閒自在。

「唉呀唉呀…年輕真好呢…」

「又開始講這個話題了?我記得上次好像是去厚樫山的時候嘛。」

即使不用參加,也早已從飄過來的三言兩語得知話題為何;鶴丸國永按耐不住好奇心,隨手叼了一片煎餅就準備溜過去參與,後面還跟上擔心弟弟們會不會徒惹麻煩的一期一振。

「哦呀?岩融你也要過去參加嗎?」

「我過去看看今劍,倒是三日月你不來嗎?好像挺好玩的樣子!」

「不…」三日月微微一笑,繼續手上梳理小狐丸長髮的動作。「我對主的真面目沒有興趣哦。」

是的,他沒有興趣知道,因為…

『三日月,回去吧』

他還記得當初遠至厚樫山的艱難一戰,還記得有誰從後抓住了他的衣擺。

『好可怕』

『大家回去吧』

現實中真正溫熱的觸感握住了三日月的手,將他從回憶中喚醒,低頭一看,原來是已經從假寐中醒轉的小狐丸。

僅僅只是一個眼神交會,他們便知道,彼此都在想著同一件事情。

「我很喜歡主。」爬坐起來的小狐丸懶洋洋地伸個懶腰,跟三日月一同看著吵吵鬧鬧的那一方。

「是啊,我也喜歡哦。」

他們同時都回想起那時候的事情;小狐丸聽到呼喚,被抓住衣襬的三日月則是轉過身去安撫,儘管之後頗為狼狽,但他們確實還在這裡,之後也會繼續在這裡生活。

對他們來說,審神者的真面目是什麼一點也不重要;只要有類似接觸經驗的刀應該都知道了…

最重要的是,知道自己被對方珍惜著,這樣就好。


5.

越演越烈的討論大會最後終止在五虎退生怯怯的發言。

「那、那個…以前有一次出陣…我跟主說可以摸頭嗎……然後、然後…雖然看不到,可是好像真的有人摸了我的頭…」

五虎退說。

「我覺得…審神者大人是怎麼樣的存在都沒關係、最重要的是…主對我們很溫柔…這樣我就覺得很好了…」


6.

夜深人靜。

拜殿裡有一團微光飛出,越過鳥居,在本丸裡慢悠悠地環繞了一圈。

玉鋼不太夠,明天安排遠征到…

手入的速度太慢了,扔些手札下去吧,至少中重傷要優先。

明天出陣的成員是…

像是確認好所有的一切後,微光飛回小小的神社,發現有把刀正在參拜。

「…拜託了哦,滿意的話下次要給我一場熱鬧的祭典啊…」

待那把刀走遠後,微光靜悄悄回到拜殿裡,將寫有愛染國俊的箋紙叼出來。

看來明天的出陣隊員要臨時更改了呢。


  21
评论
热度(21)

© lightroom@12/19前專心工作跟進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