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ghtroom@12/19前專心工作跟進修

低調的夜班人士,沒更新大概就是在忙工作或恢復HP/MP(休息)中。
本命是岩融,刀劍創作沼ing

 

奇遇

我沒有取名的天分Orzzzzz

大概是宗三&審神者的組合(?)

路人女審&宗三在現世裡遇到另一對審神者(我家男審)&宗三的小故事

男審姓氏出現有







以下正文


1.

「…真的沒問題嗎?」

少女狐疑的語氣強烈地表達出她的不安。

「會有什麼問題嗎?」

而少女對面的妖嬈不似男性般的粉裝麗人以一貫冷淡自若的態度將話給轉了回去。

問題可多著了,比方說身為人主因為等等要去參加補習班的模擬考而必須將下屬留在視線之外,或者是將一把來自古時候的刀(雖然外表看起來是人…)留在現世的百貨餐廳裡……不管從哪一方面去想,感覺都好像會引發什麼問題來啊…

「…唉…」粉裝麗人的嘆息打斷了少女的重重憂心。「…總是這樣呢,只是為了自我滿足,所以才得到我,然後現在又要放著不使用…」

「……就說了我忘記今天要排你出陣對不起啦!沒有放著你不管啊!等我考完回去就好了嘛!」

被撩起罪惡感的少女忍無可忍地爆發吶喊,其實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就只是因為:她沒注意到排宗三出陣的時間撞到補習班的模擬考時間 → 模擬考比較重要,所以就先延後了宗三的出陣 → 難得有出陣機會的天下刀當然心生不滿 → 為了證明自己會說到做到(?),於是帶著刀來現世陪考(?) → 結果宗三一坐進燈光美氣氛佳飲食高檔費用昂貴(?)的百貨公司地下美食餐廳後就怎麼樣都拉不出去了…

當然這並不是說少女付不起飲食費用,畢竟她也感覺得出宗三在踏進補習班後逐漸顯露的不適感,所以才會改把人帶到至少有保全跟攝影機的百貨公司裡…

所以真正說起來的話,她的不安,其實就只是擔心宗三而已。

「特地把我帶到這種地方來,又要把我丟著不管…以我歷代的主人來說的話幾乎能成為另一種創舉呢…」

……她真的太善良才會覺得宗三需要被擔心,天下刀的嘴巴能不能別再這麼揪著她的良心暗諷了!再過一會兒她就考試了好嗎!

粉髮麗人不動聲色地將少女的掙扎及容忍收進眼底,最後再三保證他只會坐在這裡喝茶吃點心到她回來為止,這才讓少女滿臉糾結卻又依依不捨地離開了。

傻孩子呢,宗三心想,雖然他幾乎不出遠門也不像與她合拍的那些幕末刀般對現世適應得快,可他終歸還是一把曾在多人之間流轉的天下之刀啊…

只是等待什麼的,簡直太容易了。


2.

她就知道事情絕對沒有那麼簡單。

考完奔回原處已經找不到天下刀的蹤跡,差點把整棟百貨公司都掀翻,最後是好心的服務台小姐跟她說她的同伴在化妝品專櫃那邊跟專員聊天…

假聊天之名行推銷之實吧喂,好不容易看見了找好久的粉髮麗人,卻發現他周邊盡是知名商品的包裝袋時,少女有那麼一瞬間真的不想排開專櫃小姐的重重包圍去認領她家的刀。

「…你在這裡做什麼?」

「不知道呢,我剛剛只是經過這裡…這些人就忽然特地來找我說話了,還讓我試試看這些可以保養身體的東西…」

少女當然知道現在看起來是怎麼回事,舉手投足間隱約帶著貴氣的宗三左文字(雖然不及天下五劍或其他神刀靈刀,但也差不多就是那種層次了),在世人跟專櫃小姐的眼中大概看起來有那種出身富貴的氣場;但令她覺得不對的是,她給宗三選的衣服是很一般大眾款,為什麼這些專櫃小姐的態度親切得不但像是習以為常,甚至更有種接待大戶的味道呢?

她們是不是…

「你果然在這裡!」

說時遲那時快,面相凶狠的男人一把抓住了宗三的手。

「你想對我的宗三做什麼!」

少女想也不想就擋下對方要把人(刀?)帶走的動作,將宗三護在身後,完全進入了審神者的保護模式。


3.

專櫃小姐喊著『中條先生』*,應該是指眼前這名男子吧。

「放開,不然我就報警。」

少女瞪著對方,儘管她想將對方的手從宗三身上移開,然而不管是身形還是氣力,他們都相差太遠了;男子依然保持著抓住宗三的姿勢,面對她的阻擋,完全紋風不動。

「…妳的宗三?」

男子一個挑眉的動作就十足表現出強烈的氣勢,壓得少女有些發毛,但下一刻他卻往宗三的方向喊了一句失禮。

下一秒宗三就揮開了男子的手,將被扣住的皮膚藏回衣袖底下,而男子的掌心裡也無端露出了焦痕。

意識到對方剛才是用自己的細微靈力注入宗三,少女瞪大了眼,差點就要罵出聲。

「對不起,是我認錯人了。」男子隨後而來的道歉跟解釋及時止住了他們的怒意。「因為我自己也帶著『宗三左文字』,面對同行…雖然失禮而粗暴,但我想這是最直接明瞭的辨認辦法。」

的確,面對同樣的分靈,最能直接辨識的辦法就是將自己的靈力注入對方;如果是汲取自己的靈力才得以現形的刀,就不會被排斥。

可是。

「…你可以用問的。」理智上她可以理解,但是這種根本不顧刀劍意願的作法…她沒辦法認同。

「……如果這麼簡單就可以解決,我們老早就退休了。」

男子不知是想起什麼,露出複雜卻又陰狠的冷笑。

然而面對這兩人的凝重氣氛,專櫃小姐們完全視而不見(或者說,她們眼中只看得見某種叫做錢的東西),和顏悅色地向男子詢問剛剛宗三先生希望購買的商品是要由小姐或中條先生來付帳。

聽到價錢時少女整張臉都嚇白了,想拒絕卻又被對方以東西已經開封使用的理由回絕,她完全不想看在背後一臉老神在在、其實十分迷惑的宗三。

「信用卡結帳。」男子老練地將卡片交給專櫃小姐,順便將少女的反對給堵回去。「『我的宗三』常來這家百貨公司,那傢伙跟這裡的人混得很熟……『妳的宗三』大概是被認錯了,就把這些當作是賠禮吧…」

「不用!錢的話我、」

「付得起?當然,妳可以付得起一時,但妳付不起永遠。」從專櫃小姐那裏取回卡片後,男子將東西往他們手上一推,然後稍微停留在宗三身上一會兒。

「…就當作同樣都是選擇宗三左文字的審神者、同行之間的勸告吧…這傢伙可是很難養的,妳如果要選擇他,就好好從現在開始努力,至少要做到可以滿足這傢伙的物質程度。」

大器的態度、成熟的模樣…儘管她心有不甘,卻也只能默默接受。

男子隨後被遠處的人聲吸引走了。


4.

回去的路上,他們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

「雖然是別人付的錢…但是數量好多哦,宗三你用得完嗎?」

「有一半是給主用的。」

「咦?我?」少女呆呆地看了一下。「不用啦!我自己有其他化妝品還沒用完,而且這些…不適合我啦…」

「那就從現在開始練習吧?」粉髮麗人用另一隻空著的手撫上對方沒有遮瑕完全的暗色肌膚。「主身為我等之主,若是用的東西太過粗俗可不行哦…還是說,數人相爭的天下刀所挑選的東西,主不願意使用嗎?」

「………我非常樂意使用,謝謝宗三左文字大人。」

啊啊,她真是個有夠弱的審神者…回去之後要好好振作了,至少得要有今天遇到的那個人一半水準才行…

不然就沒辦法保護宗三了,少女默默看向對方一眼,暗自做了這樣的決心。


* 少女跟宗三大概是一種「朋友以上戀人未滿」的家人狀態

* 其實這篇的男審(坎)是偶遇那個轉生設定,宗三未滿20歲吃不到肉就耍壞去亂買東西,沒想到大公司老闆的男審有的是錢,放任他去亂花,結果久而久之就變成兩人吵架時男審從信用卡紀錄抓到人跑去哪家百貨公司裡(噴)

  6
评论
热度(6)

© lightroom@12/19前專心工作跟進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