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ghtroom@12/19前專心工作跟進修

低調的夜班人士,沒更新大概就是在忙工作或恢復HP/MP(休息)中。
本命是岩融,刀劍創作沼ing

 

斯芬克斯*的謎語

* 人面獅身像

* 某天偶然想到的產物,然後在腦袋裡潛伏(?)了一個禮拜後我覺得我還是把它清出來比較能專心寫其他文Orz

* 原句大概是『什麼東西是白天用四條腿走路、下午用兩條腿走路,晚上則是用三條腿走路』

* 雖然tag了女審神者,不過是篇沒頭沒尾的小故事,請隨意看看就好Orz


(以下小短文)



0.「什麼東西、」

狐之助問。


1.「白天是小孩」*

沒有出陣或遠征的時候,輪值完家務跟值番的短刀們會湊在一起玩耍;他們嘻嘻哈哈地從廊前走過,活潑的氛圍感染到了附近的刀。

他見走在隊伍最末端一邊說笑一邊走遠的兩個長髮短刀,忍不住想著小(短)孩(刀)子真有活力…

接著靈光乍現:長頭髮的短刀、什麼時候有兩把?一個如果是亂藤四郎的話,那另一個…是誰?


2.「下午是女孩子」*

戰況陷入了膠著。

這本該只是一次簡單的任務,然而時之政府所開啟的、美其名為偵查訓練的虛擬戰場卻出現了意想不到的陷阱,讓他們與意想不到的敵軍展開情勢不利的市街戰;他們一邊擊退沒有在情報中提到的敵人,一邊尋找可行的對應之策。

「…聯絡怎麼樣了!」

「不行!從剛才開始就沒辦法通話!」

「可惡、這些傢伙到底是從哪出來的…完全沒有減少!」

就在那個時候,他們的耳邊隱約響起了歌聲……歌頌愛情、激烈且深沉的…女孩子的聲音…

敵軍顯然也聽見了,因為他們的攻勢在那短短的幾秒間遲疑了下;為首的部隊長彷彿看見有誰的長髮垂落、纖手指向敵陣其中一把…

「…原來如此、那就是大將嗎!」

部隊長狠戾一笑,並趁著這幾秒內所產生的空隙衝入敵陣;歌聲越發快速跟甜蜜,彷彿驅使馬匹的鞭擊、令人沉醉的美酒……無形之中讓他們的戰意更加興盛狂妄,成功地擊退了這支未知敵軍。


3.「晚上則是老人」*

又一天要準備結束了。

近侍刀捶捶自己的肩膀,今天最後一隊從虛擬戰場歸來的隊伍傷痕累累,既急著得先將傷員手入、又得趕緊寫報告書,才能盡速在隔天交給狐之助向時之政府匯報這個異常狀況…結果這一折騰下來,擱筆時竟已深夜。

他揉揉眼,紙門外有人影微駝著緩緩走過。

真難得…那些年代久遠的刀居然這時候還醒著……近侍刀一邊這麼想,一邊拉開紙門,對半個人影(刀影?)不見的緣廊沒有任何疑惑,直到他將報告書繳交在審神者的房門前,回自己寢室補眠至隔天日上三竿後才恍惚。

即使是小烏丸、三日月、源氏兄弟或是鶯丸,就算是個本丸裡所有的刀,也沒有任何一把會在行走之間微駝;他們的前主皆為武者,而這個帶給他們一個共通的影響便是無論何時都身姿端正,以便隨時出戰。

所以那個身影是誰?


4.「什麼東西是白天是小孩、下午是女孩子,晚上則是老人呢?」

「審(人)神(類)者。」

刀說。



* * * 白天用四條腿走路是小孩(嬰兒);下午用兩條腿走路是指女孩子;晚上則是用三條腿走路指老人家

* 原句大概是『什麼東西是白天用四條腿走路、下午用兩條腿走路,晚上則是用三條腿走路』

* 因為人面獅身像的謎語,答案是人,所以我就把答案跟謎語替換一下(ry

* 大概是性別為女性、但是會三段變形(?)的審神者,跟總是覺得看錯什麼的刀們,這樣一個好像在玩躲貓貓(??)的本丸

  1
评论
热度(1)

© lightroom@12/19前專心工作跟進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