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ghtroom@12/19前專心工作跟進修

低調的夜班人士,沒更新大概就是在忙工作或恢復HP/MP(休息)中。
本命是岩融,刀劍創作沼ing

 

私心小短文

* 以前玩遊戲聽語音時的一些小感想

* 這個審同樣沒有性別,與任何故事線裡的審都無關

* 第一人稱

* 短刀極化劇情劇透

* 最後一段有很私心的私心岩融&審




(以下正文)



1.前田

「從主君的角度來看,是怎麼樣的呢?」

我看著裝備齊全的男孩,忽然想起了他之前獨自去修行的來信。

他在信中提及與前主重遇,得到了一個頭盔、因為戴起來太大覺得不是很適合自己之類的,然而……

我看著眼前頂著即使調整過還是稍嫌太大的頭盔、神采奕奕的男孩,他還在等著我的回答。

那終究是來自他所愛之人(前主)的東西(遺留的愛情)。

即使不適合,也想要珍惜。

也許有一天會變成適合男孩的武器吧。

那麼在此之前,我能做的,或許就只有這個。

「很適合你哦,前田。」

不論要問多少次、不論要回答多少次,每當你看向我的時候,我一定會給予你這樣肯定的回答,並祈禱著你的勝利與平安。

這就是我能為你做的事。


2.今劍

晚上洗過澡後,今劍一定會跑到我房間要求我幫他吹頭髮。

這個習慣算起來是在他去修行回來後開始有的。

我擱下手上在摺的衣服,招手示意他過來,讓他坐在我腿上方便我動作;雖然我知道短刀看起來是小朋友,年紀也大我非常多……但我覺得吹頭髮吹著吹著就開始想靠在我身上往下滑的動作真的是小朋友…

也許是因為洗完澡,身體熱著就很好入睡吧。

我聽著今劍講起許多稀奇古怪的話題,講到最後聲音慢慢變小,最後趴在我腿上講起今天輪值照顧馬匹的事情。

「…然後,我想起來了……義經公啊…對馬總是要求很嚴苛呢…」

然後他睡著了。

我覺得很意外。

自從今劍回來後,他就幾乎很少提到關於義經公的事情*,在這件事情上我跟本丸裡的各位得出的結論是可能怕觸景傷情而避開話題吧,所以我們也就順著今劍的想法去做……但今天他卻主動提起了,這是否可以作為他有在慢慢成長的證據之一呢…

我一邊回憶過去深深以前主的事情自傲的今劍,一邊確認頭髮乾度後將吹風機收到旁邊,伸手將摺好的外袍抖開披在他身上。

「…要是有一天可以再聽你說就好了…」

如果有一天能夠看見你即使面對這些悲苦也能不再哭泣,並笑著談及的模樣,那就好了;而在那之前,要在我這裡練習、或者是想要在我這裡累積能夠去面對的勇氣…要多少次都沒關係…

你所遭遇的經歷跟你的感情,是這個本丸跟你最珍貴的資產。*


* 私設定是小今劍極化前會常常提到前主的事情,極化後就很少提起

* 出自電影「超人特攻隊」,原句是「你們的身分是你們最珍貴的資產(大概是這樣寫的吧)」


3.平野(這部分是私心,只是想讓他撒嬌)

當平野幫我送完衣服回來後,看到的便是今劍睡在我大腿的樣子。

「沒關係,讓他睡好了,我想等一下應該就會有人過來接。」我笑著要他別在意,而且按照過去今劍跑來找我吹頭髮的習慣,岩融應該等等就會過來了。

平野那邊卻只是一聲略帶遲疑的應答。

這倒是很稀奇,我停下摺衣服的動作看他,平野的視線依然停留在今劍身上,過了幾秒才意識到我在看他,這才把目光撇開。

我懂了。

「平野,過來過來。」我隨便拿了一件外衣披在自己身上,用空著的另一邊朝他招手。

「咦!不、可是…」

「沒關係,反正只剩下最後幾件衣服了。」

「…好、好的…那麼就……失禮了…」

如同鳥媽媽將雛鳥護在羽翼之下,我藉著寬大的深色外衣把平野跟今劍一起攏在我的臂彎中。

「這件衣服好大呢…」能夠寬大到可以容下我跟兩把短刀的尺寸,應該是大太刀或槍的衣服吧。

「是,這個顏色…會不會是蜻蛉切呢?」

「不是太郎的嗎?」

「我認為應該不是…」

一邊有今劍暖呼呼地睡在大腿上,另一邊則有平野在懷裡,著實體會了一把何謂左擁右抱;不過或許是因為剛才去幫忙我送衣服吧,平野的體溫沒有預期的高,讓我忍不住摟緊給他聚暖些。

「主、那個…家務…」

「沒關係,你剛剛已經幫我做了很多了,手腳那麼冷,來。」

看平日拘謹的平野紅著耳根依言乖乖窩在懷裡暖手腳,我忍不住覺得,果然這孩子剛剛是在羨慕今劍吧。

雖然是想勸他偶爾放鬆也行,不過性格太認真了…所以就趁著這時候四下無人給他機會撒嬌吧…

好乖、好乖,我看著時間一久也跟著想瞌睡起來的平野,抬手輕輕拍背哄入睡。




4. 很私心的私心岩融&審

沒多久後粟田口的大家長跟薙刀果然找了過來。

我也實在太逞強了,就容著他們瞌睡,結果雙腿跪麻,只能苦笑著在原地做緩和的伸腿運動,順便目送他們一手一短刀地將平野跟今劍帶回房去。

待一期一振吩咐我也務必早歇離去後,岩融也似乎是想要說什麼而盯上我。

「?怎麼了?」

沒有等到預想中的話,反而是被若有所思的視線瞧了很久;瞧我幹嘛?我臉上有什麼嗎?我用這樣的想法反看回去,得到岩融一個意義不明的笑。

大概是顧及到今劍吧,他聲音壓得比平常小上許多,彎腰把地上剩餘幾件沒摺好的衣服拎走,留下一句『主喜歡的話明天再還我吧』就笑著走了。

我不明所以地想了很久,一邊抬腿試著麻度,一邊把身上的大衣攏緊點…

「……」

不是蜻蛉切的。

也不是太郎的。

「原來是!?…天啊……原來是你的嗎…」

都幾歲了還要拿別人的衣服來玩,而且還被當事者目擊……我明天不敢看他的臉了…

  17 2
评论(2)
热度(17)

© lightroom@12/19前專心工作跟進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