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ghtroom@12/19前專心工作跟進修

低調的夜班人士,沒更新大概就是在忙工作或恢復HP/MP(休息)中。
本命是岩融,刀劍創作沼ing

 

改變與不變

* 趕作業(?)偷懶的小品

* 同樣是與任何故事線都無關的審,故沒有性別及第三人稱(他/她)

* 算是我自己個人對日本號的感想

* 其實這是我第一次寫日本號,寫不好跪求不要打我

* 這個梗我寫得不太好b可是也想不出更好的了Orzzz

* 角色OOC注意

* 私捏了一下日本號極化的想像

劇 透 回想『博多的話』



開頭就

劇透了回想

所以我得

想個方法

嘗試

把開頭

藏起來Orz










那時候他是怎麼跟博多說的呢?

也許人會變、時代會變,但最不會變的…或許就是像海、地形之類的東西吧?



日本號看著眼前乾裂而荒無的沙漠,不自覺地將即將就飲的瓶口放下。

「這裡、是哪?」

「……西元…年的舊遺址,過去曾經是名為…多彎的海港…」審神者在他身後以平靜的聲音重複了一次。「這裡過去因為…造成…傷亡,至今……已不復存在。」

不復存在。

什麼都消失了。

「…是嗎?」

他沒由來地忽然一陣發笑。

原來不只是人跟時代,就連海洋跟陸地都會改變嗎?



那天日本號跟著審神者回去的時候一路沉默。

審神者並不知道究竟發生什麼事情,只是本能地察覺到這把槍心情似乎不佳,刻意繞點路去鄰近的老酒行添購些酒類。

結果那一袋子的酒卻在歸途被個不長眼的竊賊給搶去,審神者還沒有反應過來,竊賊差點被日本號從側頸一槍破開肚子,袋酒摔在地上碎成輻射狀。

被日本號強按在懷中的審神者聽著對方威嚇竊賊,看著竊賊跑遠,等著被放開……

「…如果連你都消失…」

審神者輕輕搭上禁錮在肩前的大手。

「在酒席中被奪取…雖然因為這樣而成名、是挺不中聽…」隨著訴說而鬆下戒備的日本號將本體槍隱匿於黑暗裡,低頭靠上審神者的肩頭。「連地形跟海洋都會改變的話…擁有正三位的地位能有什麼用呢…」

也許沒有什麼是不變的吧,他這樣喃喃自語。

「……有啊,」審神者說。「酒…」

「…是啊……你也陪我喝嗎?」



這個話題在日本號去修行回來後又被重新提起一次。

依然是那個性子爽快、但眉宇之間好像有些什麼已經釋懷了的大叔模樣,日本號站在審神者面前笑道。

人會變,時代會變,陸地與海洋也會變。

「不過有件事情不會改變,就是我決定要回到這裡,並且再一次…」他一傾身,滿天粉櫻飛舞。「『天下三槍之一、日本第一的日本號,現在回歸您的陣營』!」

再次宣示效忠後依然是那句熟悉的…

「你啊、在我回來之前先喝了幾杯?」


  12 8
评论(8)
热度(12)

© lightroom@12/19前專心工作跟進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