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ghtroom@12/19前專心工作跟進修

低調的夜班人士,沒更新大概就是在忙工作或恢復HP/MP(休息)中。
本命是岩融,刀劍創作沼ing

 

一個腦洞審神者人設與其故事線

這個分類寫上癮(?)了,再來貼一個腦洞審神者人設與其故事線

先說一下這個審神者的時間線:人設整理(點我)篇中的黑元跟坎在未來會因故離開,而他們的本丸(含刀男)會給白芳繼承,而白芳的本丸(含刀男)未來會交給凰

* 微偽百合(?)情節設定

* 微BL情節設定(刀x刀)


* 完全是個腦洞,請抱著寬大的心胸來看待這篇設定



(以下人設)



【審神者:凰】

接手了白芳本丸裡的刀男,石見國的女審神者。坎的表姪女,因故拿到黑元的私人筆記,所以對審神者的世界與前三任審神者打下的基礎全都瞭若指掌。

小時候讀了筆記後喜歡上『黑元』,所以長大後成為審神者;被鶯丸識破想回到過去找黑元的意圖後得到幫助,成功回到過去…


近侍:鶯丸

初鍛短刀:小夜左文字

內番:岩融

初始刀:歌仙兼定

遠征隊長:長曾禰虎徹

一隊隊長:大包平



● 近侍&一隊隊長:

說起來為什麼凰的近侍是鶯丸呢?凰的故事線其實並沒有戀愛取向,設定的時候是先入為主地從凰的性格去猜她大概會想要一個不多管閒事的刀但看得上眼的不是太少就是讓她覺得不耐不悅,而察覺到她身上有股很熟悉的焦慮感的鶯丸可能就這樣毛遂自薦了吧?

我對鶯丸的理解反而不是官設,而是一篇日方(是吧?)的同人漫,大概就是在說鶯丸剛鍛成的時候其實外觀很糟(?),然後換了一個師傅接手弄得漂亮了,接著就獻給了天皇……大概是因為這篇漫畫的關係導致我先入為主地對鶯丸是這樣的認識:因為曾經過度在意自己,結果雨過天晴之後反而領悟了『對未來的事情怎麼擔心都沒用,與其擔心別人的目光不如好好把握當下的時間開心度過』

而被我這樣理解的鶯丸,跟不久前安裝(?)的大包平一對比起來,就更為妙了:一個不在意別人目光的刀,一個非常在意別人對自己評價的刀;放在一起看的時候覺得更能感受到些什麼

回到凰的故事裡面來說的話,在凰回到過去跟黑元見面前,跟鶯丸可能會保持著不冷不熱的關係(『我要做甚麼去哪裡都跟你沒關係,如果有刀問起你來處理』之類的)如果是其他的刀可能會稍微被觸怒,但鶯丸反而會很冷靜,甚至在凰發現『能回到過去的只有刀男』(她本來是想自己去)時將自己的刀給她(這樣凰就可以以鶯丸的身分回到過去)

然後要真的回到過去的時候被迫攜帶一隻岩融……XDDDDD

凰跟鶯丸&大包平(&整個本丸)的關係是在回來之後才開始慢慢好轉,比較急躁激進的凰待在鶯丸身邊的時候開始安靜許多,大包平來了之後她會看著兩刀的互動談話,也許在想很多事情,也許也什麼都沒想(ry

鶯丸會偷偷記錄所有大包平做的蠢事,鶯丸一邊笑一邊說「總有一天會等到他想通,所以等到那時候我要把這些影像跟照片全拿出來給他看,過去的自己到底是做了多少笨事、困在無謂的煩惱中」

「他大概會不好意思吧?」凰說

「嗯,也許會吧,不過我也期待他看開這些且說『原來我曾經做過這種事情啊』…然後我會陪著他一起笑,告訴他,不管什麼時候我都會在這裡…」

因為曾經是這樣走過來,所以也相信對方會這樣走過來的鶯丸這麼說著,然後摸摸凰的頭

「妳也會這樣走過來的」


● 初鍛短刀&初始刀:

事後才從岩融、鶯丸與長曾禰等人(刀?)那裡知道了自家審神者差點回到過去改變歷史的事情,歌仙嚇得揪著凰說教好幾天;畢竟身為初始刀多少有點沒及早察覺的責任感跟督導不周的心情,所以剛開始各種嚴厲,最後逼得凰差點想逃出本丸,是小夜從中協調了後雙方才各自休兵XDDD

初鍛刀的小夜早在被鍛出來的第一次見面就感覺到了凰內心的黑暗,所以對凰差點改變歷史的事情毫不驚訝,凰第一眼看到小夜時也察覺到自己內心但選擇不去正視,所以也就連帶忽視了小夜的存在,將小夜跟岩融一塊排去種地餵馬了。

小夜對此沒有反感,不如說他更在意凰身上日復一日更加濃郁的黑暗氣息,也剛好是因為這樣,所以岩融才有機會從小夜那裏得知自家審神者的異常之處,甚至是後來歌仙煩惱凰幾乎不怎麼吃東西時,決定自告奮勇幫忙伙食。

去找黑元回來後,本來會忽視岩融的凰態度雖然冷淡,但開始願意說話,偶爾會對岩融呈顯出小孩子脾氣或貓脾氣的抓抓打打XDD 然後沒兩下又黏上去看對方在煮什麼

 

ps  本丸之後的伙食:歌仙是主廚,岩融是副手兼主要負責審神者的三餐

pps  被凰無意間趕去種地餵馬的小夜&岩融在後期變成本丸最強的第一名與第二名(大家都知道的,生存值跟偵查值…)(所以說千萬不要小看家庭主夫(ry

ppps  因為歌仙怕她又再犯一次,所以發了很多功課(寫和歌、練茶道等)讓她打發時間還派小夜隨身盯哨,結果大概是虎父(?)無犬(?)子,凰雖然每次都隨便做一做就拉著小夜閃人,但成品的確有到達水準(歌仙無語問蒼天:為什麼啊有這種才華卻不好好深造)


● 遠征隊長&內番:

長曾禰在半夜被自家審神者要求將其送回到過去找人,而且要找的對象還是自己以前的審神者,說實在是很意外的;但凰的手上有鶯丸的刀、加上岩融也打算跟著去,有這樣的『加持』應該是不至於會出什麼大事,所以他就予以協助,將對方送到了可以見到黑元的那個合戰場時代

其實這是私設:這裡的長曾禰是黑元家的長曾禰,他一路從最初的黑元本丸活到現在的凰本丸;如果將各個時代的合戰場比喻成繩子,各家審神者所處的該時代合戰場就是組成繩子的細線,不管是時之政府抑或神力強大的刀男都沒辦法精準地定位到哪個審神者所處的該時空……長曾禰能做到是因為他曾經是黑元的刀,所以定位問題就搞定了(ry)凰會找長曾禰是因為筆記的緣故,知道他曾經是黑元的刀

順便一提,他跟蜂須賀(坎家的XD )在這裡過著老夫老妻的生活,因為已經滿級了所以很少上戰場,最多是去遠征帶資源,偶爾還帶點小禮物給蜂

看過很多本丸設定了每個刀男都是按原史or最初所在本丸決定好了年紀,所以這裡我就反設定,在凰的本丸裡長曾禰跟蜂須賀其實才是(非常低調的)老刀XDDD 除此之外的刀男都是新刀新人XD不過很少刀知道這點


讓岩融擔任廚師真讓人擔心他會煮什麼出來(雖然是我自己設定的) 因為回到過去找黑元的事情被發現的話一定會被阻止,所以凰誰都沒說,表面上她看起來是個超級開朗偶爾略帶冰冷的人,卻在飲食上出現了極端的異常(吃得少),一開始負責料理的初始刀歌仙本來傷透了腦筋,跟(因為不想看到情敵(?)所以被趕去種田餵馬的)岩融討論食材農作物後不知為何換了過來…然後過上了整天被迫多吃東西的生活(ry

接著好不容易得到鶯丸跟長曾禰的幫忙,可以回到過去時…

「哦,看起來挺好玩的嘛,也帶我去吧!」不知為何被發現只好帶上岩融一起回到過去,帶著情敵(?)去看喜歡的對象跟情敵在一起……什麼修羅場(ry

但最後到底有沒有找到黑元、有沒有做什麼事,岩融對此什麼都沒有說,而事後狐之助將其視為太刀鶯丸與薙刀岩融的普通出陣,時空沒有異常。


設計著這種人設真開心v 然後就一路把故事講完滿足了然後懶得寫了(ry

-----------------------------

補充一下私設:在凰的時間線裡,不管是坎、黑元、白芳,都已經不在了,而在凰身邊的有些是曾經是那些審神者的刀、有些是新刀;回到過去再回來,什麼也沒有得到的凰,最後是在這些刀身上獲得了『寶物』

 
评论

© lightroom@12/19前專心工作跟進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