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ghtroom@忙工作

低調的夜班人士,沒更新大概就是在忙工作或恢復HP/MP(休息)中。
本命是岩融,刀劍創作沼ing

 

段子4 (未完)

* 再讓我用不知名講完這些有的沒的小故事小段子就好

* 角色嚴重的OOC啦!!

* 1.的時間點是承接段子2的1.

* 2.私設如山Orz

* 對不起我總是在寫些奇奇怪怪的東西Orz



(以下正文)



1.

「我想要生三個孩子。」

在目前少子化的現在社會裡,這是很難聽到的發言;至少對審神者來說是這樣的。

「因為之前看了一部電影*講說有三個孩子的話,如果其中兩個因為意見不同而分開了,至少還會有一個去陪其中一個啊…」

審神者忽然想起天下三名槍們總是形影不離的身影,即使分開也不會單獨行動。

「我覺得有點道理,所以我也希望生三個、希望他們即使吵架也能夠很快地和好…」

比起說著除了突刺以外什麼也不會的青年,比起擁有地位、嗜酒如命的大叔,夾在這兩者之間的那把槍的身影雖然寬厚可靠,但是…

除了突刺外什麼也不會,倒過來就是專精突刺,要比這個就不會輸給任何人。

不是賜給人類,而是賜給槍物的正三位之地位,這個也難以追過。

相形之下那個人就顯得像是什麼也沒有了…頂多就是前主的事蹟,還有妖刀村正的傳說…審神者暗暗心想,同時第一次對此產生了那個人是否比外表看起來的還要…不安、應該這麼說嗎…

雖然現在開始這麼想好像有點太遲了,不過畢竟最近都把人(刀?)(槍?)接來當近侍了,那就從現在開始去瞭解好了…

告別親友後,審神者在移動過程中用手機瀏覽了一下資訊,決定把歸返時間延長一下*。


* 電影是『真愛每一天about time』(台詞大概就不是我寫的那樣了)其實關於這段與三名槍的關係純是個人臆測

* 之後兩人去博物館看現世的蜻蛉切(仿寫?)


2.(此段私設如山)

這是只有審神者才知道、這個本丸的背景故事。

那是不算太久之前的事,這個時空、這個地點意外的有個『原地主』,而這位『原地主』並不同意時之政府要將本丸設置在祂的領域裡。

不巧的是,『原地主』後來發生了一點事情,導致地主交接時,時之政府不知怎麼想的,在未被發覺的情況下將本丸設點下去…如果新地主按著舊地主的理來遷怒就好了,可是新地主沒有,相反的,新地主相當不願意上任,引發災難…審神者就是在這種關頭上任的。

沒有相關背景跟知識,有著只是當地人的口述經驗跟自己的一雙手……審神者死馬當活馬醫地出手了,新地主雖因而息怒卻留下許多後遺症。

災難過後的修復及整理、土地的貧瘠等等……更不要提審神者內耗過度,整個人都萎靡了一大圈,日後不知花了幾年去調養。

大概就是因為這樣,所以這個本丸的進度比起其他本丸還要慢上許多,審神者面對每一刀時,都會不厭其煩地這麼說。

「我很抱歉讓你一來到這裡就得面對這麼待遇不佳的環境,這裡的土地還要一點時間才能種出東西,除此之外還有很多事情就算你不喜歡我也需要你去做。」

「我不管你有什麼理由或背景,總之…如果你有什麼我不知道的絕活,如果能派上用場,都請你在這裡用你的全力去把它使出來…」

「我不會去看也不會去管是什麼…因為我這裡已經窮到連讓你去藏那些的餘裕都沒有了。」

而面對這些話語,有些刀可能會一開始還戰戰兢兢、隨後就被接連的勞苦生活給忘得精光,而有一些刀…卻會謹記於心,一日也不曾忘懷……

「所以…那就是、你……傾心…於我的理由嗎?」

因為說喜歡還是有點太那個了,所以審神者強硬地改了個說詞;而對面的蜻蛉切只是略顯羞怯,不失失禮節地再給審神者倒了一杯熱茶。

「或許您已經不記得了…可在下一直都銘記在心,那些話…對在下來說非常重要。」

沒有正三位那般地位,有的只是因前主而沾染些許的天下無雙之名,還有廣為流傳的妖刀傳說……他覺得如果自己稍一鬆懈就會慘遭敗北,所以對蜻蛉切來說,初來乍地時審神者的那番話很受用,當然彼時現在的本丸環境已經不需要眾刀辛勞了,不過至少在那段期間…他是過得非常充實的。

不看過去跟身分,全憑自己此刻的努力來決定自己的命運;而特別是在這個新主(審神者)身邊,他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自由及安穩…

審神者看著蜻蛉切語畢後移動到另一邊空側,接著規矩傾身。

「…蜻蛉切已仰慕您多時。」**

審神者默默將茶杯放回桌上時那三三兩兩的碰撞聲洩露出內心正如何天搖地動。


* 其實這句是參考日文,但我找不到!!

* 我對不起蜻蛉切居然給他這種台詞Orzzzzz


(連假寫著這個一度覺得台詞失控Orzzzz)

tbc

  5 4
评论(4)
热度(5)

© lightroom@忙工作 | Powered by LOFTER